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征服娇美柔弱的妈妈完

征服娇美柔弱的妈妈完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高三的哲业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好不容易老师生病,教室装修,学校同意大家回家自习。

  哲业是一个蛮帅气的男孩,作为一个大企业董事长的儿子,他从小就很有思想,几乎与生俱来的一种战胜、征服慾望很强。他肯吃苦,就像今天,宁愿走路回家、胡思乱想一些事情,也不打电话叫车来接,更不会放羊去瞎闹。

  家里的客厅静悄悄的。

  (妈妈是不是在楼上的房间里看小说呢?回自己房间前,该和妈妈打声招呼吧!)哲业想着,朝妈妈的卧室走去。

  转过回廊,匆匆的脚步突然停住了,因为,他听见一阵混乱的响声从卧室传来。再紧接着,他看见,卧室的门开了,满脸通红的妈妈出现在门口,穿着一件哲业从未见过的睡衣。如果说睡衣内的胴体还若隐若现的话,却遮不住雪白的手臂和小腿。

  哲业沉默地转过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什麽都明白了。

  在书桌前站了几分钟,哲业想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房间外传来下楼和关门的声音, 一切又归於寂静,一种尴尬的寂静。

  脚步声朝房间走来,停了一会儿,门终於开了。

  “哲业,我……”

  这是妈妈美姿子的声音。

  哲业一动不动。

  “爸爸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你也知道。妈妈……阻止不了他,只好……你只当什麽都没看见,好不好?……”

  “哲业……”美姿子见儿子没做声,尴尬地准备转身离开。

  “你是在报复爸爸,是吗?”哲业终於开口了。  美姿子楞了一下,但想起丈夫正制的所做所为,咬了咬嘴唇:“是的,我恨他,我要报复。”  哲业转过身,眼神平静的让人吃惊:“我不怪你,妈妈。”

  “是吗……”美姿子喜出望外。

  “但是,妈妈,你知道最好的报复方法是什麽吗?”

  “离婚?”姿子疑惑地看着儿子。

  “那是最愚蠢的做法。”

  “那……”美姿子困惑了。

  ……又是沉默。

  哲业终於又开口了,这一次说的话却把美姿子震呆了:“妈妈,最好的报复方法是,你躺在我的床上,然後翻过身,用跪趴的姿势,再用你自己的手把睡衣-撩起来,再把内裤脱下来,露出你的屁股对着我--你丈夫的儿子,让你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同时,他的老婆,却被他的儿子完全征服。”  惊呆了的美姿子几乎说不出话来:“你……”

  哲业打断他:“另外一种选择,就是像往常一样,但我不会再让其他男人出现。”

  短短的话却使美姿子更说不出话来,她想向前打儿子一个耳光,手却软弱无力。一阵强烈的羞耻感传遍全身,奇异的是,小腹以下火热起来。

  “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哲业步步紧逼。

  “你…”

  “只有半分钟了。想想爸爸的所作所为吧!”哲业平静地转过身,背对着母亲。

  “哲业,不能这样……”  “妈妈,你走吧,我要学习了。”哲业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我想,爸爸一定又要到夜里才会回来吧。”

  这最後一句话彷佛起了作用,美姿子瘫坐在哲业的床上。

  哲业带着胜利的微笑转身对着他的妈妈,“妈妈。从现在起,你只把自己当作一个女人,一个报复丈夫不忠的女人。享受报复的美好感觉吧。”  美姿子完全被这个奇异的报复法征服了,一种越来越舒服的感觉使她忍不住微微颤抖。她咬着牙关,满面通红的转过身,头抵在枕头上,两只手伸向後背,慢慢地撩起了裙角。一种羞耻、报复、乱伦的强烈快感淹没了美姿子。

  蜜穴内外,潮湿一片。颤抖的手抓着内裤的花边,美姿子再也无力褪下。

  “妈妈,”哲业的声音在背後响起:“这是你报复爸爸的最重要一步,我不能帮你。完全的裸露吧,想想爸爸的失败,完全的失败。”

  这句话又给了美姿子勇气,她火热的手终於把最後一条内裤褪到了膝盖上。

  美丽的妈妈的屁股完全地暴露在儿子面前,一个被窄小的蕾丝花边内裤包住的如蜜桃般的屁股暴露在儿子面前。

  哲业带着征服的快感抚摩着妈妈的美臀,看着阴唇彷佛在微微颤动,後庭的菊花晶晶地闪亮着。哲业呻吟一声,俯下身,伸出了舌头……黄昏静静地流泻过来,像一条忧郁的河。

  美丽的妈妈美姿子站在正氏大厦最顶楼的一间豪华办公室内,望着窗外的景色。

  .  变化真快,丈夫正制突然暴毙,她以未亡人的身份接管正氏企业,长期被压,抑的潜能一旦被释放,她体现了惊人的商业天份。正制是个败家子,她接手後,一方面迅速动作,将经营导入正轨,另一方面,她也想用艰巨的工作使自己忘掉与儿子哲业的一段隐秘故事。

  如今,关键就看明天的一场兼并谈判,如果成功,将使正氏企业和自己都恢复活力。

  可是,对方的谈判底牌是什麽?美姿子陷入了沉思中。  突然,门开了,美姿子惊转身,进来的正是自己的儿子正制哲业。

  自从上次以後,美姿子一直避免与儿子单独相处。

  “你来这做什麽?”

  “我想帮帮妈妈。”哲业仍然话不多。“”帮我?你还在读书!“哲业走到书桌前,望着爷爷正制一郎的画像:”可我的姓叫正制。“他把一个信封放在了桌上,转身又走了出去。

  美姿子疑惑地打开信封,竟是一个微型录音机,里面甚至还有磁带。美姿子按下按键,天哪!录音竟是谈判对手讨论谈判底牌的内容。

  儿子的所作所为总是让美姿子感到震惊。

  谈判终於成功了。

  美姿子疲惫地回到办公室,赫然发现哲业的背影站在窗前。 ”谢谢你,哲业……你是怎麽弄到这个东西的?“哲业转过身,眼神仍然很平静:”那不是问题。妈妈,我想说的是,爷爷开创的正氏企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爸爸和你都有责任。“”是你爸爸整天花天酒地……“”爸爸已经死了,“哲业打断她:”你作为爸爸的妻子,理应受到爷爷的处罚,可爷爷早就不在了。“哲业傲然扬起头:”我说过,我的姓叫做正制。“”你……“”对,就在爷爷的画像前接受处罚吧,只有这样,你以後才不会犯错。“”你太……太放肆了。“美姿子竭力想反抗。

  ”妈妈,每个人都要承担自己的责任。我以前逃学,就被你打过手掌心。“哲业走近美姿子,从口袋掏出一条皮鞭,命令道:”把全身衣服都脱光,手放在墙上,接受打屁股的处罚。“美姿子望着眼前年纪轻轻却感到可怕的儿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哲业仍然毫不放松:”妈妈不接受处罚,也许爷爷会把昨天的录音也送给别人。“这句话彻底击垮了美姿子,她现在完全相信自己的儿子什麽令人震惊的事都做得出来。

  她屈辱地把手伸向钮扣,解开了衣服。然後转身面墙,缓缓地脱下了裙子,最後,褪下了不知何时已经湿淋淋的内裤。她绝望地把双手贴在墙上,雪白的屁股向後高高耸起,活像一个顺从主人的女奴。

  ”啪、啪……“哲业的皮鞭毫不留情地打在妈妈雪白浑圆的屁股上,美姿子发出妖艳地呻吟声,下身一阵阵骚痒,她感到最火热的并不是屁股,而是蜜穴,那里已是泛滥成灾了。

  ”嗷、嗷……“美姿子在儿子的皮鞭下,疼痛、激情、羞耻、屈辱,各种感觉混合,使她迅速达到了一个高潮:”哲业,用力打妈妈的屁股吧,妈妈不是一个贤惠的女人,对不起正制家,对不起爷爷,也对不起你爸爸。啊……“艳丽的长发随着淫荡的身体颤动着,美丽的妈妈满面通红,更努力地翘高屁股,接受着儿子肆意地鞭打。

  哲业眼里闪着火花,把美姿子拉到窗前,要她采取前倾的姿势。冷酷的手轻轻抚摸着妈妈性感的肉丘,看着密密的黑色丛林里露珠闪亮。他再一次高高地举手,让美姿子沉浸在被儿子鞭打屁股的淫乱快感中,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火热的小手慢慢的伸入下体,在同样火热的阴唇处稍稍抚弄了一会,就迫不及待的寻不久,一种充实的快感自下传来,她忍不住呻吟着自己抽插起来。

  迷迷糊糊,她听见儿子冷冰冰的声音:”妈妈真是太淫荡了,你要接受淫荡的处罚……“美姿子完全臣服於儿子的男威之下,当她发现自己已经被哲业捆绑在茶几上时,根本无力反抗。尤其看到哲业迅速脱掉衣服,高昂着巨炮向她走来,美丽的妈妈就如同一头发情的雌兽,低低地呼唤:”快来处罚妈妈吧……我是你忠实的奴隶……“哲业粗暴地分开美姿子的双腿,龟头肆意地侵犯着美丽妈妈最隐秘的部位,修长的手指巧妙地挑逗着那颗雪白的肉球,一次次激发起美姿子向高潮迸发。

  ”嗷,快进来吧,快占有你无耻的妈妈吧……“美姿子已经接近崩溃,温柔的阴户深深地呼唤着儿子年轻而又火热的肉棒。

  哲业望着身下满面通红的妈妈的美丽裸体,征服的快感充斥心中。他用力将屁股往前顶,连根没入,享受着妈妈最开放的奉献。

  窗外一声霹雳,电闪雷鸣。

  哲业在这一瞬间让美姿子攀上了最高潮,他再一次征服了美丽的妈妈。

  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行驶在环山的林荫道上。

  哲业一言不发地驾着车,旁边坐着美丽的妈妈美姿子。  从大学毕业後,哲业便接替了妈妈的董事长职务,成为正氏会社的第三代传美姿子已经完全臣服於性格坚毅的儿子,今天哲业说要带她去做一件与会社关系重大的工作,但不透露任何细节,这使美姿子充满兴奋和期待。

  这是一间宽大的书房,豪华而又高贵。

  美姿子好奇地打量四周:”这一定是一个大人物的书房。“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美姿子还是大吃一惊,情不自禁地随哲业站了起来。因为这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堂堂内阁总理大臣--龟田首相。

  哲业上前一步,鞠躬行礼:”首相阁下,我妈妈来了。“说完,转身面对美姿子:”首相今天召见我们,是对我们会社的恩宠,您一定要好好服从首相。“美姿子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书桌後的人仔细地打量着美姿子,满意地点点头:”果然是一个能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而又美丽的妈妈。哲业,正氏会社有你们在,一定会成为我们日(淫色淫色4567Q.COM)本国的龙头会社。“哲业感激地再次鞠躬:”多谢首相栽培。“美姿子条件反射般地也伏下身:”请多多关照。“她知道,今天恐怕要为了会社的前途作牺牲了。

  首相满意地笑着:”哲业,你知道怎麽做了吧?“”是。“哲业转身对美姿子说:”妈妈,你要加油啊,今天要好好伺候好首!

  相大人。“美姿子喃喃地说:”为了会社,你放心吧……“突然,首相打断了美姿子的话:”哲业,我有一个主意,快把你妈妈抱到我的书桌上来,我要你亲手把你妈妈的裙子解开,掰开你妈妈的屁眼,我要好好看看!“要在儿子面前,让儿子脱掉自己的裙子,把屁股露出来给别人看!多麽羞耻的事情!美姿子感到胸口火热,蜜穴骚痒。

  耳边又响起首相威严的声音:”前天,津台会社的一任把他妈妈带来,我一看,那个屁眼又大又黑,我一怒之下,叫家里的大狼狗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她。要不是她妈妈还是让我的狗过了一下瘾,一任那小子,哼……“”是。“哲业依然必恭必敬地说完,抱起浑身瘫软的妈妈,朝书桌走去。  不久,一个美丽的夫人赤裸着下身,跪在书桌上,火热的小手缠绕在儿子的脖子上,屁股努力向後耸起,性感的美臀散发出淫荡的气息。

  首相满意地拍打着:”保养得很好,弹性十足的美肉。“另一只手玩弄着肥美的阴唇,接着,探进两根手指,揪住了那颗雪白的肉芽,舒服地把玩起来。

  ”嗷……“美姿子光是想到後面有人正在看着自己最隐秘的屁股,就激动不已,又受到富於技巧的攻击,忍不住便呻吟起来,喷薄而出的淫液很快弄湿了手手指满意地退了出去,开始进攻美丽而又妖艳的菊花,而另一只手则迅速填补上美穴的空虚。

  美丽妈妈的前後洞都受到侵犯,尤其屁眼被一根手指轻轻抠弄,使美姿子敏感地抽搐着,那是一个无论丈夫还是儿子都未开发过的处女地带。尤其是儿子哲。业,每次玩弄後庭,都是只用舌头。原来,他早就计划要把妈妈处女的屁股献给对会社最有利的人,换取会社最大的发展。

  美姿子涌起一种献身的神圣感觉,她感到儿子哲业正掏出阴茎撮弄着,就体贴地伏下身,双手抱住儿子结实的腰,张开美丽的小嘴,轻轻一口咬住儿子的巨炮,温柔地吮吸起来。

  後面的首相受到鼓舞,迅速脱掉和服,也露出与年龄不相称的阴茎,快意地拍打着美姿子性感的肉丘。

  ”哲业,你妈妈的屁股是第一流的。今天,我要好好玩一下。夫人,你的屁眼是全日(淫色淫色4567Q.COM)本最美的,甚至比太子妃的屁眼还要好,我要让你明白这一点,享受一下肛门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美感吧!“受到鼓励的美姿子一边舔弄着儿子的阴茎和阴囊,一边更加努力地撅高起屁股,接受首相的开发。”

  首相先取出一瓶乳霜,细细地涂抹在美姿子的屁眼周围,一股强烈的凉意使美姿子不由地放松了肛门周围紧张的扩约肌。接着,首相又拿出一根晶莹的玻璃棒,试探着探入那深紫色的皱摺。

  初遭人事的屁眼哆嗦了一下,玻璃棒满意地继续深入着,一举突破了美丽妈妈的小可爱菊花门。屁股深处撕裂般的疼痛使美姿子无心再为儿子口交,身体努力想要摆脱玻璃棒的掌握。

  哲业迅速地除去美姿子上身的衣物,灵巧的手指揉弄着妈妈坚硬的乳头。

  “啊啊……”美姿子尖叫着,屁眼里的玻璃棒一会儿深入,一会儿拔出,剧 烈的疼痛使美姿子哭出声来,她的腰被儿子紧紧按住,屁股无处可逃地接受着首相用玻璃棒进行的攻击。

  玻璃棒巧妙地旋转着。  “呜呜……”美姿子哭着,认命般扭动着屁股,迎合着玻璃棒无情地抽插。

  “好、好。”首相满意地取出玻璃棒,欣赏着美姿子湿淋淋的淫花所散发出的妖艳光泽。

  哲业低头对着被凌辱的妈妈:“快谢谢首相。”

  “呜呜……”美姿子啜泣着:“多谢首相恩宠,请插入我的屁眼和阴户。”

  首相开怀大笑:“如此好屁股,可是得捆绑起来玩才够味呢!哈哈哈……哲业,把你妈妈带到楼上那个房间绑起来等我。哈哈……”

  “是,首相。”哲业必恭必敬地回答。

  还要被捆绑?!更强烈地屈辱感觉使美姿子的全身燃烧起来。

  这个房间是精心设计的。

  天花板上有挂钩垂下,四周还有捆绑的柱子,墙上挂着皮鞭、绳子和一些不知名的金属器具。

  哲业熟练的用绳子捆住妈妈的手,吊在挂钩上,用另一根绳子绕过小腹,将美姿子的乳房绷起,再用皮筋绑住妈妈的脚。

  首相走进房间,哲业紧贴着美姿子的身体,利用皮筋的弹性使她的屁股呈翘立状。

  “夫人,您的屁股真淫荡啊。”首相满足地从墙上取下皮鞭,朝着美姿子雪白浑圆地肉丘狠狠打去。

  “啊……”被捆绑的美姿子发出一声惨叫。

  在鞭打声中,哲业用夹子夹住美姿子坚硬的乳头,舌头舔弄着妈妈美丽的小嘴,下面用包着保鲜膜的蜡烛肆意抽插着漂亮妈妈美丽的骚穴。

  多处受到攻击的可怜妈妈很快达到高潮。

  首相扔掉了鞭子,套弄着阴茎,火红的龟头向美姿子的菊花门进军。

  “啊、啊……”

  再次被侵犯的屁眼似乎已无力抗拒,龟头进入屁眼後旋转着缓缓深入。痛得流泪的美姿子扭动着屁股,尽力逢迎着巨大的阴茎。

  首相终於插入到根部,很快动作起来。

  “嗷嗷……”疼痛过後的屁眼,渐渐感到舒畅,妖艳的气氛使美姿子沉浸入肛门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巨大快感中。

  首相亲吻着美姿子白皙的脖子,对屁眼加快了攻击,手指绕到前面,代替蜡烛抽插着美穴。

  “啊……”

  “啊……”

  “啊……”

  阴暗的房间里,三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