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母亲解开了睡衣]

[母亲解开了睡衣]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母亲解开了睡衣】  有时我也会趴到妈妈身上,让妈妈驮我一会,但是我也只能伏到妈妈的上身
上,因为我太小,也不知道“驮”其实还别有洞天。在爸爸外出工作的时间里,
晚上睡觉我都是和妈妈一个被窝,一直到初二。我也习惯了偎在妈妈的怀里,握
着妈妈的乳房睡觉。妈妈也习惯了我的陪伴,有一次在我半夜醒来时还发现妈妈
她手中握着我的小鸡鸡。

  在初二的时候,我不知怎么就学会了手淫,我还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只
是喜欢射精时的那中飘飘欲仙的感觉。在家中偷偷翻看爸爸藏起来的黄书,也让
我过早的知道了男女之间的性爱之事。我渐渐地开始注意欣赏我的妈妈,妈妈虽
然不漂亮但在我心中是最美的,妈妈的乳房是那么柔软,妈妈的皮肤是那么白皙,
但是那时还没有想跟妈妈做爱的欲望。记得一次上厕所,无意中看到妈妈刚出浴
的玉体,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妈妈雪白大腿之间的阴阜,蓬松乌黑的阴毛,妈
妈很快就用浴巾把自己裹了起来,但并没有说我。就这样,我和妈妈在同一个被
窝里睡了十几年。

  上了初三之后我就住校了,一个月回一次家,再到晚上睡觉时,我就不愿和
妈妈在睡在一个被窝里,我已经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了,另外我和同学的交往中也
知道他们很早就和父母分床睡了。因此,在第一次住校后回家的晚上(爸爸不在
家),在铺被子准备睡觉时,在我提出要和妈妈不在一个被窝睡时妈妈很是意外,
问我怎么不和她一个被窝了,我也没支吾出个理由。妈妈没说什么,给我另拿了
一床被子。这样我就和妈妈由一个被窝变成了一人一条被子。爸爸回来时,他们
一个被窝,但是我们一家三口还是睡在一张炕上。后来我就提出我要自己去睡床,
爸妈就同意了。

  我是个乖孩子,又很聪明,学习成绩很好,初中毕业时,我考上我们县的重
点高中。那年暑假,妈妈的眼睛得了一种病,去看老中医拿了一种眼药水,老中
医说是有毒,患者必须平躺给药,给药后也要平躺。爸爸不在家,给妈妈滴眼药
水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妈妈脱完了衣服,只穿一条内裤,平躺在褥子上,
没有用枕头。我坐在她旁边几乎伏在她身上点眼药水,点完之后我就熄灯在她身
边睡下,因为是夏天只盖一条毛巾被就可以,不知怎么的我们就睡到了一起,不
过这次是妈妈枕着我的胳膊,而我一只手还是我这妈妈的乳房。妈妈没有说什么,
我们睡得很香,我也很怀念那种和妈妈一个被窝的生活。以后的几天里我都帮妈
妈滴眼药水,也都不知不觉地睡到一起。

  那年春季,妈妈学习了一种气功,学会了一些调理按摩的手法,我回家之后
她就给我调理治病,并教给我。有一天早上起床,妈妈还会让我给他按摩一下腰
背,从上到下轻轻按抚,妈妈会夸我孝顺、按摩得舒服,我也很乐於按抚妈妈白
皙的肌肤,我突然有了和妈妈做爱的欲望,却知道那是天理难容的事情,只能在
心里偷偷想想,那天晚上我梦见和妈妈接吻做爱,而且梦遗了,射出了很多精液
(都弄得第二天有点腰酸)。以后那几天我常常幻想着和妈妈做爱而手淫。

  一天晚上,我突然腹部疼痛,翻腾睡不着觉,妈妈问我怎么了,我说肚子疼,
妈妈就打开灯坐起来,要给我治病,我本不想把她惊醒,但她坚持要给我治疗,
我只好听她的,她先是给我揉腹部,在灯光下,她的赤裸的上身是那么的洁白无
瑕,在她为我揉着肚子的时候,我忍不住得勃起了,我尽量的不要勃起,但是没
有任何效果,我也忘记了疼痛,乖乖的躺在那儿,闭着眼睛不敢看妈妈的身体。

  后来妈妈把手搓热按在我的小腹部,我的小弟弟就那么硬硬的立着,离妈妈
的手很近,妈妈在活动的时候碰到了我坚硬的小弟弟,我闭着眼,我想当时妈妈
一定可以看到我的脸很红。一会儿,妈妈把手拿开,问我还疼吗,我赶紧说不疼
了,妈妈又给我揉了几下,每次都碰到我的火热坚硬的阴茎,说了句好了,就熄
灯了。

  躺下之后她突然握住了我的阴茎,我被她的举动吓坏了,没有敢动,妈妈搂
住我对我说:“还记得小时候你趴到妈妈身上让妈妈驮你吗?”

  我说“记得。”

  妈妈说:“想让妈妈驮你吗?现在。”

  瞬间,我的大脑里闪过了很多问题,乱伦?耻辱?甜蜜?我没有说话,但是
我的小弟弟却给了妈妈肯定的回答。

  “到我身上来。”妈妈捏着我的阴茎,我听话的翻身压到了妈妈的身上,虽
在黑暗中,我仍然没有勇气面对妈妈,我把头放在妈妈的肩头上,头的一侧。

  妈妈帮我退下内裤,我很配合,我惊奇的发现妈妈的内裤不知何时脱了下去,
妈妈捏着我的阴茎,塞进一个湿热的地方。

  “妈妈让我的阴茎进入她的阴道!”我心里很兴奋,停在那儿不动。

  “动啊,小宇。”妈妈轻声对我说。

  我学着从书上学到的那样,开始了抽动,我感觉我的阴茎变得有些软,不知
是因为紧张还是担心。很快我就一泻如注了,我伏在妈妈的玉体上,喘着气。妈
妈用胳膊环着我,也没有动。

  过了一会,妈妈让我下来,打开灯,拿过卫生纸擦了擦褥单上的液体,又用
我的内裤擦了我们俩的生殖器。我看到妈妈的脸有些红,我抱住了妈妈,把头埋
在她的胸前,她关了灯,我们俩相拥着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妈妈就已经起床了。早餐,妈妈给我煎了鸡蛋,看
着我吃下去,妈妈与我坐在沙发上,妈妈看着我,问我:“小宇,经常手淫吗?”

  “嗯。”我点点头。

  “喜欢让妈妈驮你吗?”

  “喜欢。”

  “小宇,以后想了就让妈妈驮你,不要手淫,知道吗?手淫伤身体的。”

  “是,妈妈,我爱你。”我抱住了妈妈,吻了妈妈的唇,那时我还不会湿吻。

  “记住要保密,跟谁也不能说,让你爸爸知道了我们就死定了。”妈妈认真
的对我说。

  “我知道。”

  妈妈又嘱咐道:“乖,以后要好好学习。”

  那天晚上,我们又做了,这次我主动的爬到了妈妈的身上,在妈妈的引导下
我又一次进入了她,这次我有了不少的进步,在抽插了一段时间后射精了,然后
又吻了妈妈,拥抱着睡去。

  那个暑假剩下的几天里我们几乎每天都做。但是白天妈妈却不让我和她亲密,
即使是拥抱也不可以。快开学了,妈妈就禁止我做了,嘱咐我在学校不可以手淫,
要忍住,等回家再说。

  高中三年,由於学校封闭管理,假期少了,但是,只要放假,并且爸爸不在
家,我们就会做,但是妈妈再也不允许我天天和她做,而只允许三天一次。并且
前提是我的学习成绩不能下降。还跟我说如果我考上重点大学就听我的。

  高考时我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考入了一所重点大学。由於离家远,只能在
寒假和暑假回家,我对妈妈的思念只能在电话里偷偷诉。妈妈总是告诉我要好好
学习,注意身体、不要着急交女朋友。

  其实在学校里,我觉得身边的女同学都不如我的妈妈,尽管他们又长得比较
漂亮,但是她们没有我的妈妈成熟,我喜欢妈妈的丰腴,喜欢妈妈那白嫩的肌肤。
喜欢妈妈的温柔。在学校里,我看了许多黄片,也忍不住晚上偷偷想着妈妈手淫。
我知道了女性也有性高潮,知道了湿吻和口交,知道了怎样让妈妈快乐。

  寒假里是没有机会的,因为爸爸在家,妈妈根本不允许我碰它。暑假里,我
回到了家,可惜爸爸还在。我把激情留在了心里。经常手淫,妈妈为我洗内衣的
时候知道了,告诉我要爱惜身体。还是不允许我碰它。我提前回了学校,在网吧
里度过了2个周的时间,看了许多母子乱伦的文章,也幻想着和母亲用各种样式
做爱。

  第二年暑假,爸爸出差给我们留了2个周的时间,我高兴极了,早早洗完澡,
等到妈妈洗完澡,我冲上抱住了妈妈也被我的情绪感染,竟然破天荒地允许我在
客厅里抱她、吻她。那是我们第一次湿吻,我磨开妈妈的唇,把舌头伸进妈妈的
嘴里,并吮吸妈妈的香舌,我们吻了好久,妈妈都嫌累了。问我从哪儿学的,有
没有学坏。我告诉她是从网上学的,让她放心。我抱着她进了卧室。

  我第一次为她——我的母亲解开了睡衣,露出了妈妈的玉体,46岁的妈妈
不再年轻,身材也不像少女那样好,腹部的赘肉显示着她的年龄。但是妈妈那白
皙细腻的皮肤却始终深深的吸引着我。妈妈脸上的皱纹更加衬托出妈妈的成熟风
韵,我吻着妈妈的唇,脸,耳唇,脖子,乳房,一路吻下来,妈妈有些不能自制,
妈妈的脸绯红,我脱去了妈妈的睡裤,又将白色的内裤退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我沿着她的乳房一路吻下来,划过小腹和肚脐,我把嘴伸到了妈妈的芳草地。

  妈妈拦住我,说:“那里脏。”

  “不,那是妈妈生我的地方,是最圣洁的地方。”

  我伸出舌头舔起了妈妈的阴唇和阴蒂的包皮,妈妈的身体在颤抖,呼吸更加
重浊,我贪婪地舔着,吮吸着妈妈的淫液,妈妈忍不住了,让我赶紧插入,我也
有些累了,我伏到了妈妈身上,深入浅出地插着心爱的妈妈。终於我和妈妈同时
达到了性高潮。妈妈双臂紧紧地抱着我,很久。

  “妈妈舒服吗?”

  “舒服,小宇从哪儿学到的,这么厉害,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妈妈,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女人,我永远爱你!”说
完,我动情地吻着我的母亲。

  后来的晚上,我和妈妈一起观摩我带回来的A片,妈妈也曾试过为我口交,
但是妈妈好像很不习惯,有些恶心,我即使制止了妈妈,我不忍心让自己心爱的
女人都一点点委屈。妈妈很过意不去,但是我的热吻让妈妈坚信自己是儿子的最
爱。

  以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做爱,也曾尝试采用不同的体位做爱,但是妈妈最喜
欢传统的,她说那样感觉亲密无间,完美。随着年龄的增长妈妈不再要求那么多,
爸爸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妈妈和我都知道不能因小失大。工作后我的时间也
很紧,更少有机会和妈妈做爱了,去年妈妈也停经了。妈妈不再允许我和她做爱,
为了家庭,也为了我能及时找个女朋友。

  写出这些事情,希望能放下这些情愫。以后可能不再与母亲做爱,但是过去
的生活却始终生难忘。我认为这既不仅仅是母亲和儿子的爱,也不仅仅是男人和
女人的爱,而是两者的结合,已经远远超越了血缘的禁忌。我确信没有什么能比
一个性感的母亲和一个强壮的儿子之间赤裸裸的性爱更伟大的爱了。我感觉我们
俩已合而为一,完全超越了夫和母子的关系,虽然没有多样的体位,没有激情的
碰撞,却是人间最完美的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