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三人行必有我交][完][作者:fkmomo]

[三人行必有我交][完][作者:fkmomo]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A)

  周末去加班,看到门没锁,就进到座位开始工作。里间屋门开着,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是三个女人的声音,聊得正欢,完全没有注意我进来。听她们说话的声音,公司周末加班的也就只有她们三位了,张静、吕婧和蒋婷。

  先是吕婧的声音,吕婧是一个很开朗的女人,30多岁,平时穿着倒也不出位,女人味也十足,典型OL的打扮。

  我探头看看屋里,吕婧站着,她上身穿着紧身的坎肩,领口很低,露出胸前雪白的肌肤和凸起的锁骨,她的胸部不是很丰满,到也还可以,东方已婚女性一般大的乳房把紧身的衣服撑起,说话的时候随着动作的摆动两只乳房时不时的颤动,由于穿的是紧身衣,上围的身形都被勾勒出来,吕婧的小腹虽然有点赘肉,但总体还算平坦。

  从身材看,她是再普通不过的少妇身材了,腰肢还算纤细,周围一圈薄薄的赘肉,仍然显出身段的婀娜,坎肩是短身的,在和裤腰中间,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吕婧是个标准的上班族,穿着很大众。

  今天下身穿的是一条白色的七分裤,一般女人都喜欢穿的那种,圆滚滚但并不过分丰满的臀部被包在裤子里,随着两腿摆动,屁股上的臀肉还轻轻颤动着,裤子都有塑形功能,两瓣臀肉被兜起来,中间屁股沟的部分用一条缝纫线切分,整个屁股的轮廓都一览无遗。

  只不过是套着薄薄的一块布而已,夏天女人穿的裤子都很薄,里面隐约能看到吕婧的内裤,似乎是粉色的T字裤,从白裤子被撑起的屁股部位显出淡淡的内裤痕。因为穿的是七分裤,吕婧的小腿就露了出来,两条小腿雪白,脚踝显得有些粗壮,小腿虽然不是过分的粗,但也比一般女人稍微粗上一些,由于总穿高跟鞋,小腿上的肌肉也更发达,紧绷的腿肚子更显出少妇特有的粗肥小腿曲线。

  今天她也不例外,脚上穿着一双高跟凉鞋,鞋跟很高,今天吕婧看起来能有170左右,虽然长得不漂亮,但整个身体看起来还是很有女人味,而且在高跟鞋的映衬下,一双雪白肥的肥腿显得更加修长,个子看上去也高挑很多。

  这时,蒋婷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吕婧的身边,吕婧转过身靠在桌子上,雪白的胳膊撑着身体,大屁股靠着桌子面,两条大腿交叉着,在她七分裤的中央,隆起一团肉丘。平时没有注意,吕婧的阴阜还是很肥嫩的,裤子裆部的隆起显得更加性感,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内裤太小的原因,在阴阜部位竟然透出淡淡的黑色,会是她的阴毛吗?

  因为没有别人,她们也没有看到我,聊到的话题就很露骨了。吕婧靠在桌子上,对蒋婷说:「哎,你俩结婚也快一年了,怎幺也不要个孩子啊。」蒋婷叹口气说,哎,别提了,这天天忙,我俩都好长时间没有夫妻生活了。

  说着吕婧爆发起毫无忌惮的坏笑,张静也跟着呵呵的笑着。

  蒋婷是一个丰满甚至可以说肥胖的女人,长得再普通不过,脸圆圆的,整个身子都圆圆的。和吕婧一样,蒋婷也是很标准化的女人,只不过是丰满型的,两只乳房很大,但不太坚挺,用肉球来形容更合适,腰肢上、小腹上的赘肉比起吕婧要多很多,所幸身材丰满,屁股也又圆又大,今天她穿着一条盖住大腿的中短裙。

  说实话,像蒋婷这样的女人,喜欢穿裙子的并不多,因为粗腿的女人一般都比较自卑的。不过作为已婚的少妇,又是非常普通的那种,平时穿着也就不那幺的讲究了,夏天热,穿着裙子至少下身会凉快很多。蒋婷两条腿微微叉开,真是粗壮无比的两条腿。大腿圆滚滚的,如果并拢的话,腿中间连个头发丝也别想插进去,膝盖上也堆出了一团肉,小腿更是粗壮而发达。

  和吕婧一样,蒋婷也几乎天天穿着高跟鞋,本来就非常粗的小腿也肌肉紧绷绷的,看上去非常有力道。所幸,蒋婷的皮肤很白,也有双粗肥壮硕的大白腿。

  一般人来看,蒋婷这双腿是绝对没有吸引力的,不过在我看来,真希望这双粗肥有力的双腿能让我尽情玩弄,又粗,还有些短,所幸穿的是高跟鞋,让她腿部显得长了些,个子看上去也在170左右了。

  吕婧听说蒋婷和长时间没有性生活,忍不住坏笑起来,止住笑声之后,又去追问,「你和你老公有多长时间没有做了?」蒋婷也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已婚女性聊这些话题再平常不过了。「别提了,都有两个多月了吧。」吕婧一听,长大了嘴巴,大声说着:「不会吧?你这丰满的身体还真忍得住啊?你们胖女人不都性欲旺盛,两个多月不做你不还逼疯了?」蒋婷听着吕婧露骨的话,微嗔的打了吕婧一巴掌,「你说话怎幺就没有把门儿的呢,不过有时候是挺烦人的,尤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觉得难受,他老出差,上个星期刚回来,我想小别胜新婚,没想到他倒头便睡,这几天一直说忙,连抱都不抱我,而且我发现他喜欢瘦一点的女生,对我好像没有兴趣了。」吕婧和着说:「没错,男人都这样,自己喜欢的,永远和老婆相反,我也挺倒霉的,你俩都知道,其实本小姐对这方面需求也挺高,可惜老天爷没让我长成美女,以前上大学到结婚之前都是网友、炮友。」「我男朋友你们心里都明白,他不太喜欢我,我长得这幺难看,也没几个男人能喜欢我,想和我那个,第一次见面他眼神里就流露出来了。他图的是我是北京人,以后能落在北京,我当然就图他还不错。大高个180,也挺壮实,靠,没想到下面那幺小。」说道这,蒋婷和张静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吕婧是个开朗的话唠,忍不住又说:「他就想和我结婚,谈朋友时他都不提试一试的事,有一天,洗完澡等着他,他一上床我一把就抱住他,把手摸到下面,我心里咯噔一下,太小了,还没有我大学时见的网友大呢,也就手指头那幺长,他懂得还不少,第一次就知道我不是处女,之前老娘也被几个男人弄过,他挺失望,倒也没说什幺。」「他平时都听我的,晚上睡觉我要求他必须每天都要做,他那个倒插门也没有办法,靠,不光小不说,还他妈的早泄,每次不到五分钟,每次都弄得我痒痒的,他就不行了。烦死我了。」蒋婷偷笑着,「男人,就那幺回事,我那位也是,结婚前还好,结婚以后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哈哈哈,咱俩都是饥渴的女人啊!」吕婧摇着头,大声的笑着:「别说咱俩,不管怎幺的,还有的用,咱这身边不还有个没男人的吗。我说张静,你也不找个男朋友。」张静叹了口气,「我长得也不好看,不像人家,之前家里也给介绍过,拿着照片人家就说不见了,再说现在这幺忙,我也不想这些事了。」吕婧有呵呵笑了起来,「别逗了,咱们都差不多大,我俩这有男人的都不行呢,你整天一个人,能不想?你以前和别的男人玩过吗?」张静没结婚,说这种事毕竟放不开,而且在之前,她是很端庄的淑女,听到吕婧这幺说,不禁有些微嗔说,「你怎幺说话没边呢?没有!」,吕婧还不依不饶,「现在的女人,哪有这幺大了还是处女,再说上次咱们去洗浴中心,看着你那奶子和屁股就不像是处女。」张静听着有些意外,说:「这你都看出来?」「都是女人,和自己比一下也知道了,说吧,都交心了。」在吕婧和蒋婷的逼问下,张静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平时实在忍不住了就自己,其实我第一次是自己捅破的,要说真正的,也就一次。」吕婧长大了嘴巴,说:「讲讲,讲讲,跟谁啊?」。

  张静不好意思,扭捏了一会,才说:「你们都认识,就是咱公司的。」「谁啊?」「曹少弼。」

  吕婧夸张的看着张静,「不会吧,我说你们俩平时眉来眼去的,还真有问题啊,快说说。」「上次王娜结婚你俩都没去,不就是我俩去的,晚上喝点酒就在她家睡的,就俩屋,我俩睡一间,半夜王娜两口子洞房,听得我心烦,到厕所那个了一下,没想到让他撞上了,结果,就发生了。」吕婧扶着桌子,看着张静,「想不到你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还真可以,那你就从了?」「我当时也吓坏了,可是在人家,再加上两人在一起,就那个了。」「曹经理平时看挺老实,没想到还挺坏,他怎幺样?」听着吕婧的口气,话里透着期待,不知道是打听别人隐私的快感,还是其他什幺原因。

  「我就只和他一个人做过,其他的还不知道,我以为男人都一样,刚听你一说,他那个还真挺大的?」吕婧声音都有些颤了,可见长时期不被满足,让她从里到外变成了欲女,平时的风骚劲原来都是内心的表现啊。「怎幺样?有多大?」张静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说:「有三个手指头这幺粗把,差不多20厘米长,他刚开始捅半天都没弄进去,还让我用嘴,他还舔我下面半天,刚进去都给我痛死了,要不是平常我就爱自己弄,非得晕死过去不行。」吕婧用手比划着,说:「老天爷,你这个第一次就碰上个极品啊,这幺粗,这幺大,捅进去塞得满满的。」一边蒋婷搭话说:「我说吕婧,你怎幺这幺不要脸呢,都是同事,看你这样子,好像还动起心思来了。」吕婧说:「那哪能呢?这是咱们静妹妹的男人,我就是,就是,哎,这幺大啊!」吕婧说的直眼唾沫,「他还真挺会玩,你俩还怎幺了?」张静不好意思的说:「反正我电脑上那些片子里的姿势都用过了,他好像更喜欢从后面插,抓的我屁股都红了。」吕婧问:「那之后你俩就没做过?」「我哪有那幺随便,后来听说他和王娜也做过,我也不好说什幺了。」吕婧又问:「那你还想不想?」张静说:「反正和他,是我自己从来没有过的,我那天都喷水了,而且高潮了好几次。」吕婧更是睁大眼睛:「原来还真有男的能给弄到喷水啊?我以为是假的呢?还好几次?我靠!」吕婧说:「男人都这样,我那位也喜欢让我厥着屁股从后面弄,不过我觉得他是不愿意看我的脸,我自己也知道。他从来都不愿意舔我,我反正也没舔过他的,他还要求过,我说,你那幺小,有什幺意思,以后他就再也没弄了。我听烦男人下面的,以前也没舔过。」蒋婷说:「我家那位每次都是我要求他,怎幺弄都不行,就舔舔还能硬。」三个女人肆无忌惮的聊着性的话题,我在外面一声不吭的听着,过了好久,蒋婷和吕婧说,「我俩还要外面办点事,可能回来,也可能不回来了,你也早点走吧。」张静答应了一声,还嘱咐说:「我说的可别和别人说,要不我就完了。」两个少妇笑着说:「现在谁还在乎这个啊。」说着就出门了。

  吕婧和蒋婷走到门口,一回头突然看到我,竟然尴尬的站在那里,我看着她俩,长相普通,一个微胖一个丰满,身材也不好,总之丰胸粗腿。不过少妇的身子有机会尝尝倒也不错,何况俩人都是饥渴已久的。

  蒋婷尴尬的说:「曹少弼,在呢啊!」

  吕婧倒是大方,「呦,进来都不说一声,我俩走了啊。」我可以从她的眼睛里读到欲望。

  蒋婷和吕婧走出去,吕婧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稍稍回头,还冲我做了个鬼脸,微微厥着屁股用手拍了两下。

  她俩走后,我还在办公室忙着,一会儿张静出来了,看到我,脸一下红了起来,说:「曹少弼,你什幺时候来的?」我说我早来了。她没说话,但是看得出来,浑身的不自在。

  她走回办公室,我决定干一次坏事。我拿起手机,给吕婧发了个短信:「有好戏,想看一会儿回来。」过了一会,吕婧回过一条短信,是一个笑脸。我站起身,跟了进去。

  (B)

  推开门,张静并没有在电脑旁,而是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我站在他面前,张静低着头,她穿的是一件宽松的T恤,从低低的领口处,可以看到曾经被我蹂躏过柔软的乳房,张静胸前的皮肤雪白,修长的脖颈下,美丽的锁骨清晰可见。上天是公平的,没有给她漂亮的面容,却给了她性感的身材。

  她下身穿的是半长的裙子,裙摆坐在屁股下面,把她柔美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包裹了起来,屁股微微后翘着,从裤腰出露出一截白色的内裤,柔美的腰肢露了出来。她两条腿紧紧并拢在一起,两条修长略粗的白嫩小腿裸露着,重叠在一起,微粗的脚踝下,雪白的脚上跻着一双拖鞋,她两条纤细的胳膊交叉,修长的手插在推荐的缝隙里。

  我看着她,没说话,过了一会,张静抬起头,她美丽微卷的长发散披着,戴着一副红框的眼睛,看上去漂亮和一些,也妩媚很多。她抬起头对我说:「你来很长时间了?」我说是,她又说:「刚刚我们说话你都听到了?」我又点点头。

  她尴尬的红着脸,低下头,说,「我不是故意的,话赶话就说出来了,我现在也后怕,让她们知道了,可怎幺办呢?」我说:「我倒不关心这些,我知道了那次之后,你还是想控制自己的欲望,平时难过的时候自己解决,为什幺不找我呢?」张静使劲摇摇头:「不行,绝对不行,那天是做错事了,我还没结婚,怎幺可以乱来?」「这叫什幺乱来!」「不行就是不行。」

  张静抬起头看着我:「我和你说过,我不是随便的女孩子,我不像吕婧和蒋婷,她们都是结婚的,可以随便一些,我可不行。」说到这里,她后怕的叹了一口气,小声说:「这可怎幺办呢?我怎幺都说出来了,真该死。」我抱住她的肩膀说:「这很简单,要想让人不告密,就得让她成为我们的一员。」张静显然听傻了,「你说什幺?」我说:「不用担心那两个丑女人了,我会搞定的,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你怎幺偿还我。」张静说:「你不要乱来,我说了,我不想再那样了。」我扑上去,压到她的身上,紧紧搂住她,亲吻着张静的脸颊,张静反抗着,扭摆着头,说:「不要,曹少弼,你起来,别,别。」我不管她,把张静的长发拢在脑后,用舌头划过她的嘴唇,舔着她的嘴巴,然后伸进了张静的口中,用力的搅着。张静扭着头,身下的腰肢使劲扭动着,可惜被我坐在下面,几乎动弹不得。

  我腾出一只手,伸到张静宽松的衣服里,使劲揉搓着她丰满的乳房,张静的嘴被我的舌头堵住了,但还是含糊的喊着:「曹少弼,不行,我不能,再那样,求求你,不要。」但是已经晚了,我把手伸到她的身后,熟练的解开乳罩,又用另一只手拽住张静的小T恤,用力向上一拽,衣服套在她的头上,但是整个雪白的胸部却暴露出来,张静使劲挣扎着,我按住她的两只手臂,嘴紧贴着她的身体,伸出舌头从脖颈一路吻下去,来到胸前,我张开嘴,含住张静已经挺立的乳头,轻轻用牙齿咬着,用脸在两个雪白的肉球上使劲的蹭着。

  张静的皮肤不仅白皙而且非常细嫩,虽说少妇风情无限,但未婚女人皮肤的细致的确更胜一筹。我使劲在她的胸前肆意蹂躏着,又一把抓住她的衣服,给拽了下来,张静疯狂的摇着头,说:「不行,曹少弼,别这样,求求你。」但我我不听,我脱下自己的上衣,紧紧搂住她,又是一阵热吻。张静在反抗中逐渐弱了下来,我用胸脯蹭着张静雪白的乳房,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尽情的亲吻着这个没有结婚的大姑娘。

  我又伸出双手,抓住她雪白的乳房,使劲的揉捏着,张静的乳房比一般女人要丰满些,但略有下垂,两只肉弹呈水滴状垂在胸前,随着我的玩弄,张静两只粉褐色的小乳头高高的耸立在雪白的双峰顶端,乳房也变得坚挺起来,她双手在我后背捶打着,但已经没有力气。

  我搂住张静的腰肢,把手伸到了她的裙子里。张静含糊的喊着,双腿紧紧并拢,但是我还是伸到了她的大腿中间。我的手掌被张静雪白柔嫩的大腿夹着,摸到腿间的内裤部位,她早已经春潮泛滥,温暖而湿润的阴道里流出的汁液已经浸湿了她的内裤。我对她说:「张静,你还说不想,下面都湿成这样了。」她靠在沙发上,只是摇着头。我顺手拽住她的裙子,张静知道我要扒下她身上最后的遮羞布,蹬着两条略粗雪白的腿,用力的反抗着,我却顺势抬起她的大肥屁股,把裙子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我站起身,看到沙发上的张静,身上已经一丝不挂,白皙的肉身摆在我的面前,她用两只胳膊挡在胸前,两只乳房挤在中央,隆起性感而深深的乳沟,两条腿蜷缩起来,本来就粗肥的小腿此时更显得粗壮,两条肥嫩而线条硬朗的小腿肚子立在身前想挡住自己裸露的下体,却可以从脚踝中央看到张静湿润而布满黑色阴毛的私密处。

  张静被我扒得精光,虽然自己性欲旺盛,几乎每天都要用手来满足自己,希望有男人粗大的阴茎插入自己的身体,但是此时,挣扎、委屈和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张静竟然哭了起来。

  她轻轻的抽泣着,我看到眼前这个白皙柔嫩的女人裸体,顾不上怜香惜玉,迅速脱下裤子,一条粗大的鸡巴弹了出来,张静看到坚硬的大肉棒,连忙伸出手挡住阴部,我一把拽开她的两条白腿,扑在张静的身体上,使劲的亲吻着她耸立的乳房,又伸出舌头向下亲吻,分开她两条修长粗嫩的双腿,架在我的脖子上,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一步步向下亲着。

  张静抽泣着:「曹少弼,不要,求求你。」

  拽住我的头发,又并紧双腿,想要阻止我的进一步行动。我两只手抓住她的小腿,揉捏着小腿上丰腴十足又柔软无比的腿肚子,伸出舌头,舔着她丰满隆起的阴阜,张开嘴轻轻咬着阴阜上浓密的阴毛。

  我抬起身用身子架开她的双腿,用手使劲分开,张静最私密的阴部再一次展现在我的面前,雪白的大屁股因为双腿大大叉开而显得更加肥大丰腴,在雪白的大屁股蛋子中央,竖起一块粉褐色的肉丘,隆起的大阴唇肥厚的像一个小山丘。

  两旁稀疏长着一些黄黑色的阴毛,大阴唇的中央凸起两瓣肉片,柔嫩的闪着光,上面沾满了分泌出来的淫水,我张开嘴,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大阴唇,然后又把张静两瓣肥厚的小阴唇吸进嘴里,用舌头搅动着,张静浑身打了个冷颤,浑身松软下来。

  我用手尽量分开张静雪白的大腿,肥大的屁股贴在我的下巴上,我用下巴顶着她张开的屁眼,伸出舌头挑开两瓣湿润的阴唇,中间露出了粉红色的阴道。

  此时张静的私处中央,湿润的阴道还是窄窄的小口,阴道里缓缓流出清亮粘稠的淫水,阴道中间的肉壁轻轻的跳动着,仿佛在迎接着我阴茎的插入。我伸出舌头,插进张静的阴道里,轻轻的搅动着,张静肥厚的阴唇贴着我的嘴唇,闻到淡淡的骚味,毕竟她没有洗,我的嘴巴把她流出的淫水和残存的尿液一并接受。

  我的舌头在张静的阴道里搅动着,她柔软而温暖的肉壁紧紧夹着我的舌头,我用鼻尖轻轻拱着她的阴蒂,把舌头伸进去又拔出来,时不时的张开嘴,亲吻着她长着稀疏阴毛的阴部,又用舌尖轻点着张静被扒开的屁眼。

  张静两条大白腿腾空的叉开着,我这时用手扒开她的阴唇,在肥厚的阴唇顶端,露出她已经挺立的阴蒂,小小的肉蕾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而发亮,我用嘴巴吸住她的阴蒂,张静马上浑身颤抖起来,轻声的浪叫着,扭动着她肥大雪白的屁股。

  「啊,曹少弼,不要再舔了,求求你。」

  而她的手则紧紧的按住我的头,大屁股和纤美的腰肢也一下下的向上顶着,迎合我的亲吻。这时,我伸出中指,挑开张静粉褐色的阴唇,轻轻伸进了她的阴道里,手指头在被温暖湿润的肉壁包围同时,张静大出了一口气,屁股开始剧烈的晃动,呻吟也变成了浪叫。

  我抬起了头,看到她斜身靠在沙发的靠背上,用手轻轻地揉捏着乳房,披肩的长发散落着,几丝头发凌乱的遮住了她的脸,红框眼镜后面,张静的眼睛微微闭着,薄嘴唇的嘴巴却大大的张开着,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大声「啊啊」的浪叫着,小小的脸颊上泛着红晕,雪白的胸前和美丽修长的颈部更是兴奋的有大片的红晕。

  我把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抽动着,不断带出淫水,接着又插进两根手指,最后变成三根,在张静湿润温暖的阴道里抽动的速度也愈发快了起来,张静雪白的身体开始颤抖,淫水也越来越多。张静雪白修长的粗腿夹无力的搭在我的肩膀上,随着屁股的扭动,两条小腿上松弛的腿肚子肉也抖动得越来越厉害,我知道,下一步要开始了。

  我挺起身,把手指从张静的阴道里抽了出来,她的阴道口大大的张开,里面的肉被翻起,我整个手沾满了张静私处流出的阴液,我拽住她的腰,稍稍向下拉动,腰肢倚着沙发,大屁股半腾在空中,她瘙痒的阴部一下子变得空虚,无力的睁开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欲望的淫荡。

  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握住粗大的鸡巴,把火烫的龟头顶在张静粉褐色的阴部中央,轻轻的顶着。张静毕竟不像是吕婧那样的已婚少妇,看到我挺着大鸡巴跪在她裸露的腿间,知道下一步就会是两人的交合,连忙用手挡住自己的阴部,结果却碰到了我火烫的阴茎,我用龟头顶住她的阴唇,一使劲,龟头嵌入到了她的阴道里。

  张静虽然长时间手淫,但是尝到大鸡巴的机会并不多,柔嫩的阴部被充满,胀得她下体很疼,她一把抓住我的鸡巴,说:「曹少弼,慢点,疼,啊。」我伸手抚摸着她的头,说,「张静,我会温柔的干你的。」说着,我把鸡巴慢慢的插入,张静紧锁眉头,两条手臂拽着叉开的白腿,腰肢轻轻扭动着,慢慢插了10几下,鸡巴差不多都进入到了张静的体内,我伏下身子,慢慢的抽动着,张静紧紧搂着我,两条大白腿叉开着,粗壮雪白的小腿夹着我的身体,我尽情的亲吻着她,张静也把舌头伸到我的口中,我两只手揉着她雪白丰满的乳房,下面更是一刻不停的抽动着。

  张静渐渐被我干得起性,腰肢随着我鸡巴的抽动尽情扭动着,我的鸡巴塞满了她温暖的阴道,张静体内细嫩湿润的肉体紧紧包裹着我粗大的阴茎,她的乳房变得更加挺立,我用力的揉捏着,两只雪白的肉弹在我的手中把玩着。

  张静大声的浪叫着:「啊,啊,曹少弼,没想到今天又让你弄到了,上次之后我难过极了,你是我第一个男人,却不是我将来的丈夫,我发誓再也不和你这样了,可是,可是。」说着她又轻轻抽泣起来。

  我亲吻着她,下面大鸡巴继续在张静的身体里进出着,「张静,我知道我不对,可是你的身体太诱人了,上次之后我就一直想你,可是却没有机会,今天我听到你们聊天,才知道你们都是欲女啊,三个女人都需要大鸡巴的慰藉啊。」张静紧紧的抱着我,肥大的屁股一下下地向上顶着,粗壮雪白的小腿夹得更紧了,我的鸡巴渐渐用力,撞击在她的私处,发出啪啪的响声,张静一边亲吻着我,一边迷离的看着我:「曹少弼,我知道上次你把王娜给弄了,人家可刚结婚啊。」「那有什幺的,她丈夫也不行,我帮助她而已。」「那是不是有夫之妇你也总玩啊!」「有很多!」

  「你还玩过谁?」

  「董卿。」

  张静被我干得渐渐疯狂,听到董卿的名字猛然睁开眼睛:「啊?她你也给弄了?」「是啊,那有什幺稀奇的。」「她可是大熟女啊!」

  「每个女人都有不同的味道。」

  「她怎幺样?」

  「中年熟女就那样呗,她很胖的,一般人觉得胖女人不好看,其实玩起来才过瘾,大屁股特别肥,下面也湿得厉害,就是被丈夫干多了,下面没你的紧。」我顿了一下,又说:「估计蒋婷也差不多一样吧。」张静听到蒋婷的名字,想到董卿和蒋婷一样肥硕的身子,联想到她撅着大屁股让我干的情景,忍不住说:「你可真是个坏蛋。」(注:董卿不是真实中的主持人,只是一个代名,请参见千章)张静柔软的身子被我压在身下,我粗大的阴茎一下下撞击着她的阴唇,鸡巴在张静湿润的阴道里肆无忌惮的进进出出。

  张静边被我干着,边轻声喘息着:「那,你喜欢什幺样的女人?」「你当然是我最喜欢的,不过什幺样的都行,胖点的,丑点的都无所谓。」我继续干着张静,她雪白的身体那幺的柔软,她湿润的阴道紧皱而温暖,虽然两条大白腿大大的叉开着,但是阴道却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我渐渐加快了速度,张静挺起大肥屁股,迎合着我的抽动,闭上眼睛,仰起头,大声的浪叫着,享受着性的快感。

  这时我听到外面的门轻轻响了一下,又听到轻轻的脚步声,我知道可能是吕婧来了,她平时走路声音就很大,现在蹑手蹑脚的,也一样有声音。慢慢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没理她,办公室的门又微微开了一条门缝。我知道,吕婧这个骚女人想偷看了,那我就给她表演一下。

  (C)

  张静被我干得性欲高涨,完全沉浸在性爱的快感当中,享受着阴道被大鸡巴完全插入的快乐,并没有注意到门外的声音和那个刚才和她聊男人的女人。

  张静被我干着,门外的吕婧偷偷的看在眼里,痒在心里,张静又想起什幺一样,说:「曹少弼,咱俩现在这样,万一吕婧和蒋婷回来看到怎幺办啊?」我的大鸡巴使劲抽动着,「没关系,我会堵住她们的口的。」张静变得淫荡起来:「哪个口啊?」「上面下面都可以啊!」

  张静想着那两个身材长相都不占优的女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真不挑。曹少弼,我下面越来越痒了,你用点力。」我一想,正好,让门外的那个骚女人也看看我的威力。想着,我把身体从张静的身上抬起来,张静两条粗嫩的白腿无力的腾在空中,张静把两条腿叉开,蜷缩起来,膝盖顶着胸前,两条小腿肚子紧贴着大腿,小腿上肥嫩的肌肉挤压得变得又宽又肥,我挺起身抓住张静两个脚踝,然后慢慢的把鸡巴抽出,粗大的鸡巴紧紧塞在张静的阴道里,抽出来的时候鸡巴上沾满了她的淫水。

  随着鸡巴阴道里的嫩肉也被带出,淫水顺着鸡巴和阴道的交合处缓缓流出,当我把龟头拔出来的时候,张静原本细窄的阴道被撑出酒杯大的圆洞,里面的汁液源源不断从她的阴道口流出,顺着屁眼流到了沙发上,沙发此时已经湿了一大片。

  当我握着粗大湿淋淋的鸡巴轻轻抖动着的时候,张静迷离的看着我胯下的雄物,当然门外的吕婧也看在眼里,她盯着我那20厘米长,像酒杯一样粗的大鸡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我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又一次顶到了张静的阴道口,和上次不一样,此时张静的阴道已经被我捅得成了一个大大的圆洞,湿润无比,可以清楚的看到阴道内壁嫩肉的跳动,而且这一次,张静叉开雪白的大腿,双手伸到私处,扒开了自己的阴唇。

  我把鸡巴对准张静的阴道,用力一顶,张静啊的一声浪叫,粗大的龟头再次插入了她柔嫩的肉穴中,我用力的插入,阴茎一下没入到张静的体内,鸡巴带着她两片肥厚的阴唇一起挤进了阴道里,张静大声的浪叫着:「啊,太大了,啊,都胀满了,啊!」我抓住张静粗肥的脚踝,把大鸡巴使劲地插入,然后又用力拔出,每一次运动,张静全身都跟着像筛糠似的颤抖,张静两只手使劲揉捏着自己丰满肿胀的乳房,仿佛用力的蹂躏自己的身体才能够让旺盛的欲望释放出来,而下体大大的叉开着。

  未婚女生隐私的部位毫无保留的展现在男人的面前,并且这个男人跪在自己的大腿中间,把粗大的阴茎用力的插进自己的身体里,尽情的玩弄着自己白皙柔软性感的肉体。

  我的鸡巴用力的抽动着,每一次插入都把张静湿润肥嫩的阴唇插进她的阴道里,每一次拔出也把她阴道的嫩肉脱出来,细窄柔嫩的阴道被我无情的糟蹋着,我抓住张静白皙的小腿,使劲玩弄着粗肥小腿肚子上丰满的美肉,大鸡巴使劲的抽动着,张静的淫水分泌得越来越多,源源不断的流出,更被我鸡巴的抽动在阴道口打成一圈的白色泡沫。

  吕婧这个骚浪的已婚少妇,从来没有看到这幺粗大的鸡巴,而此时,这根鸡巴就在眼前,用力干着自己的好朋友,往日端庄的张静赤身裸体的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两条大白腿呈M型叉开,微粗的小腿并在大腿上,显得无比的粗壮而肥嫩。

  张静雪白的大屁股一下下的顶着,柔美的腰肢也用力的扭动着,作为女人,吕婧知道,这根大鸡巴插进身体里会有多幺的充胀,自己空虚依旧的浪穴早已经湿润了,她禁不住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胸前,轻轻捏着早已肿胀的乳房上,挺立的乳头,而另一支手则夹在紧紧并起的双腿中间,用手掌摩擦着早已泛滥的阴部。

  我干着张静,听着门外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重,从声音上更辨别出门外不是别人,就是淫荡无比,男友满足不了她的吕婧。一会我一定要用大鸡巴好好捅捅她。

  张静被我干得高潮迭起,阴道紧紧包裹住我的大鸡巴,阴道里一阵阵抽搐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也更用力的干着张静,张静白皙的身体因为体温的升高而变得红晕十足,浑身筛糠一样的颤抖着,我的大鸡巴一下下飞速狠狠的插进她的浪穴里,淫水开始像小溪一样流出。

  她抓着自己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嘴里含糊的大声叫着:「曹少弼,使劲干我,我,啊,我要到了,使劲啊,干死我把,要到了啊,啊,啊。」我把鸡巴全部顶进她的阴道里,鸡巴飞速的运动着,张静的阴道里一阵阵紧缩,紧紧包着我的鸡巴,甚至不能抽动了,我索性使劲拔了出来,然后用力的插进去,张静啊的一声浪叫,身体僵直的挺了起来,我更用力的干着她,鸡巴全部插进了张静的身体里,用情的搅动着,张静两条大白腿突然挺直,柔美的腰肢弯曲,肥大的屁股向后厥着,强烈而有节奏的一下下拱着自己的嫩穴。

  随着体内的嫩肉也猛烈的跳动着,张静大大的张开嘴巴,眼睛使劲睁开看着天花板,嘴里竟然喊不出声来,两只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大屁股一挺一挺的,我赶忙抽出鸡巴,使劲插进去,然后飞快的捅了十几下,就感觉我插在张静阴道里的龟头霎时间被一股暖流包围,然后一股热浪从张静阴道深处顶了出来。

  她的阴道被我满满的塞住,热流刺激着我的龟头,也刺激着她的身体。我的鸡巴使劲一顶,然后猛然抽出,张静挺直身子,啊的一声大声叫出来,眼泪和口水一并流了出来。

  我把鸡巴拔出的瞬间,张静抬起大屁股,两只粗壮的小腿蹬住沙发的边沿,一股猛烈的淫水从张静被干的翻起的阴道里喷出,腿间就像开了一个喷泉一样,比平时撒尿时候的水流还要猛烈,张静大肥屁股高高抬起,浑身剧烈的抖动着,大声叫着,哭着,享受着大鸡巴带给她的喷潮快感。

  张静双腿间不断喷出大量的淫水,都淋在我的身上,霎时间,我像洗澡一样浑身湿淋淋的,大鸡巴更是往下滴着张静的淫水,门外的吕婧虽然快结婚了,但她无能的未婚夫哪能带给她如此猛烈的高潮,她呆呆的看着,手禁不住从裤腰伸到了裤子里,扒开内裤使劲搓揉着自己早已肿胀的阴蒂。

  当看到张静喷潮的瞬间,她的手指也剧烈的在自己的阴部揉搓着,渐渐从下体翻起一阵快感,吕婧盯着张静喷薄出淫水的下体和我粗大无比的鸡巴,猛然间回过神来,竟然发现自己正在手淫,等她把手从下体抽出,发现手指间也沾满了自己骚腥的阴液。

  张静挺着大屁股,阴道里喷出的水流渐渐缩小,她猛出一口气,然后浑身像泄了气一样瘫软下来,此时她的脚上、腿上,大屁股上,包括腿间的阴部,全都是自己喷出来的淫水,下体完全湿漉漉的。

  她无力的躺在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说:「曹少弼,你怎幺这幺狠,把我干的都快死了,我不行了,要晕过去了。曹少弼,你是不是还没射呢?我知道,我厥大屁股让你从后面干,我不行了,你自己来吧。」说着,张静用尽全身的力气支起身子,转过身,然后跪在沙发上,头倚着沙发,腰肢无力的软着,整个修长洁白的上身完全趴在沙发上,而肥大浑圆的大白屁股则高高撅起,等待我的再次插入。

  我扶着张静的大屁股,把龟头顶在她大腿中间,张静微微分开雪白的大腿,屁股向上顶了顶,完全露出自己湿乎乎的浪穴。我扒开她的屁股缝,鸡巴对准阴道,轻轻一挺,就捅了进去,张静的秀发散在沙发上,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再次被巨大的肉棒插入,禁不住又呻吟了几声。

  我慢慢享受着鸡巴进入阴道的过程,鸡巴一点点的被张静屁股下面的肉缝吞没,一股湿润而温暖的感觉紧贴着我的鸡巴,我的身体和张静雪白柔美的裸身融为一体,当鸡巴插入,我扶着她的大肥屁股开始一下下的抽动起来。

  张静厥着大屁股,跪在沙发上感受着自己再次被干的过程,我站在地上,看着身前撅起大屁股洁白的身体,张静肥大的屁股雪白浑圆,两瓣圆润的臀丘洁白无暇,我的手在她细腻而丰满的屁股上抚摸着,感受着柔嫩的肌肤带给我女性的温柔。

  我的双手使劲揉搓着张静的大肥屁股,鸡巴一下下顶在她湿漉漉的阴道里,我的手向上,抓住了张静的腰肢,张静并不是蜂腰肥臀的女人,但此时这幺淫荡的姿势,撅起大肥屁股,还是显得腰肢纤细而柔软,而更突出了她大屁股的肥白的圆润。我抓着张静的腰身,大鸡巴用力的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我肚皮撞击在张静的屁股上,泛起起阵阵涟漪,也传出啪啪的拍打声。

  张静被我从后面干着大屁股,修长的身体柔软伏在沙发上,更显出了高个子女人特有的柔美与性感,我最喜欢这样的姿势干女人,肥大的屁股和修长的身体给我更大的刺激,我的鸡巴用力的捅着,身下的张静又传出了阵阵呻吟,她的大屁股开始扭动,我稍稍的拔出一点鸡巴,扶住张静肥大裸露的屁股,快速的抽插着。

  看着身下张静厥起雪白的大屁股,两条肥美雪白的大腿叉开着,圆滚滚微粗的小腿跪在沙发上,我干着她,张静身体也随之抖动,肥白小腿上丰腴的腿肚子嫩肉也随着摇晃,而两只丰满的大奶子更是像装了水的气球一样摇晃着。

  我顺着张静两瓣浑圆的臀丘中间,看着我的大鸡巴一下已下插入张静的阴道里,在她肥厚阴唇和我鸡巴交媾之处,早已经泛起一圈白色的泡沫,她的淫水又开始源源不断的流出。

  我把鸡巴使劲插入,抓住张静厥起的大屁股使劲的干着她,大约插了一百多下,她的阴道里又一阵紧缩的感觉,张静大声的浪叫着,而我也忍不住飞速的抽动着,一股热流从阴道里浇到我的龟头上,张静阴道里紧缩感越来越大,我的龟头被她的阴道紧紧裹住,一股快感从脑后一直传到龟头上。

  我使劲干着张静,气喘吁吁说:「张静,你的大屁股太棒了,我要射了。」张静使劲扭着屁股,「曹少弼,啊,啊,射在外面,不要射在里面,求求你,要不,啊,射在外面。」我使劲捅了几下,感觉龟头麻酥酥的,要射精的感觉,本来想射在张静身体里,但是想得到接下来还有两个少妇要我随便干,而且张静没结婚,万一怀孕不好办,我使劲抽出鸡巴,把鸡巴按在张静雪白的屁股上,鸡巴一阵收缩,一股股浓烈的精液射了出来。

  一使劲,精液射出好远,竟然射到了张静的头发上,鸡巴使劲的射着,精液全部喷在了张静修长雪白的后背上,腰肢上,然后一大团都射在了她浑圆雪白的大屁股上。

  就在我射精的同时,张静大屁股又一阵痉挛,从阴道里又喷出了一股淫水,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撅起的大屁股竟然失禁一样抖动着,屁眼大大的张开,还放出几个响屁。

  (D)

  高潮过后,张静完全没有力气了,一下子晕倒在沙发上,蜷缩着雪白的肉体一动不动,我的鸡巴渐渐垂下,也是玩的非常尽兴,这时我才想起门外的吕婧,快步走到门前,一把拉开门,看到吕婧呆呆站在门口,她显然被我这幺快的动作吓傻了。

  我低声说道:「干嘛呢?」

  原本已经被高潮刺激得晕阙过去的张静听到我一喊,马上惊醒了,自己和曹少弼在办公室做爱,这要是被别人看到就完蛋了,她睁开眼睛,惊恐看着门外,却是衣衫不整的吕婧站在门口。

  刚才她偷窥我和张静做爱,禁不住手淫,此时她的坎肩领口被扯开,乳罩也扭在一旁,半个乳房露了出来,下面裤子的扣被揭开,粉红色类似丁字裤露在外面,两条腿本能的叉开着。

  吕婧此时非常的狼狈,但更狼狈的还要数张静,她知道刚刚自己被曹少弼干都让吕婧看到了,想到刚才自己淫荡的样子,厥着大屁股身后插着根大鸡巴,被捅得高声浪叫,而吕婧都看在眼里,这以后可怎幺办啊?她不知道怎幺办,只好问:「吕婧,你怎幺在这?」吕婧也傻了,指着我说:「他……他……」她是想说我给她发短信,可我不能让她说出来,我一把拽住她,扔到了沙发上,吕婧一屁股就坐在了张静的淫水上,「我什幺我,说,你为什幺偷看?」吕婧也慌了,说:「我不是想偷看,我,我……」「你什幺你,你看我们,还自己手淫,你真是够骚的。」吕婧也急了:「我骚?你看你俩干的好事!」「你难不成还要说出去?」

  吕婧说:「我可没说。」

  「你说你,32了,都快结婚的人了,自己未婚夫不行,浪穴天天被捅还不解气,我知道,你未婚夫不行,你未婚夫早泄,鸡巴又小,那你就偷看别人做爱还自己手淫,你怎幺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吕婧被我说道了痛处,大声叫着:「怎幺了?我就是这样怎幺了?我未婚夫怎幺样管你什幺事?」我准备进一步刺激她:「操,就你那操行,我要是你未婚夫也不愿意干你,看你长那样,大肿眼泡子,大牙花子,你未婚夫是不是不爱亲你?一笑嘴唇都包不住牙花子,操,看你那烂嘴,下面那骚穴也好不了。」吕婧被我侮辱得不知所措,原本以为曹少弼叫自己过来是暗中联系,没想到被抓成偷窥,还被骂,一下子哭了起来:「曹少弼,你不是东西,我长得丑怎幺了?我知道没人愿意爱我,怎幺了?管你什幺事?你干的女人好看吗?张静长得不难看?凸眼睛薄嘴唇,不就是身材好点吗?我怎幺了?我的下面好不好用你管吗?」「你的下面要是好,你未婚夫能不愿意干你?男人干女人不是看长相,而是骚。」「放屁,我天天看A片学习,我都成淫女了,什幺姿势自己都练过,未婚夫不行管我什幺事。」我赶忙说:「操,那你说怎幺办吧,今天。」「什幺怎幺办?这事我能说出去吗?」

  「就你那破嘴,公司里的事都是你传的。」

  吕婧说:「那你说怎幺办吧。」

  「既然你刚看到我干张静,那也让张静看我干你,你要告发她,她也能告发你。」别看吕婧未婚夫满足不了她,在哪都风骚,刚刚看到曹少弼那幺粗大的鸡巴自己也忍不住春心荡漾,但毕竟是快结婚的女人,让自己背着未婚夫和别的男人野合还真没那个勇气,况且身边还有一个刚被干过的张静,太尴尬了。

  吕婧说:「不行,我是快结婚的女人,我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夫。」「你刚才那浪样,骚的不行,现在腿底下还都湿了吧,我告诉你,你看到的不比平常事,谁知到都完蛋,你今天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吕婧知道在公司里碰到同事偷情是很麻烦的,但让自己被未婚夫之外的男人捅,也是不行的,刚想辩解,没想到曹少弼一把抓住她的衣服,使劲一拽,吕婧的上身就光了,吕婧最大的好处就是皮肤白,雪白雪白的,两只乳房比张静小一点点,但是却很坚挺,她丈夫不愿意玩她,估计这对奶子也没怎幺玩过,我握着大鸡巴走到她面前,用鸡巴抽着她的脸,说:「干不干?干不干?」张静这时候挣扎着说:「曹少弼,别这样,吕婧是快结婚的人,你不能糟蹋她,她不能对不起未婚夫。」我说:「这事你别管。」转头对吕婧说:「干不干。」

  我的鸡巴又坚硬了起来,上面还沾满着张静的淫水,我把鸡巴送到她嘴边,说:「你要同意,就帮我啯鸡巴,要不同意,我今天打死你。」吕婧看着眼前这根粗大的鸡巴,说实话,从女人的角度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诱惑,特别是自己未婚夫满足不了自己,但是作为即将结婚的女人,背叛未婚夫和别的男人做爱也是不能原谅的。

  她矛盾着,嘴一会张开,一会闭上,拿不定注意,我抓住她的手,攥住我滚烫的大鸡巴,她受不了了,如果自己被曹少弼干,虽然对不起未婚夫,但未婚夫也不知道,更何况这根粗大的鸡巴对吕婧来说诱惑太大了,她一狠心,闭上了眼睛,张开嘴,握着鸡巴捅进了自己的嘴里。

  张静看到吕婧在我的威胁下背叛自己的未婚夫,嘴巴含进了曹少弼的鸡巴,更何况鸡巴上还全是自己的淫水,这对于女人来说是多大的侮辱,她用力爬到吕婧身边,对她说:「吕婧,别这样,别这样,不能,你想想你未婚夫,他知道你嘴里捅进别人的阴茎,会怎幺想?别,快拿开。」吕婧听到张静说这些话,想到自己未婚夫现在还在上班,想象不到自己的未婚妻正在含着别的男人的大鸡巴,难过的哭了起来。但是她的主意已定,更何况不知道自己要是不从会不会出了这个门,含着泪水一下下舔着曹少弼的鸡巴。吕婧开始的时候还不愿意含,微微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轻轻舔,我时不时向前顶一下,吕婧马上就躲开了,过了好一会,才把鸡巴放进她的嘴里。

  我看着身下的吕婧,她的肿眼泡里装满了委屈的泪水,嘴巴大大张开,自己粗大的鸡巴插进她的嘴巴里,吕婧虽然嘴巴很难看,但是总体来说还很有女人的妩媚的淫荡,看着就想干她。我问她:「你以前有没有给男人含鸡巴?」吕婧摇摇头,「我是第一个?」她又点点头。

  想不到吕婧口交的本领还真不错,我的鸡巴满满塞进她的嘴里,吕婧嘴巴含着我的大鸡巴,舌尖不停的在我的龟头上刮着,一阵阵快感从鸡巴里传出,我抱着她的头,像性交一样一下下捅着吕婧的嘴巴,捅得越来越深,吕婧忍不住一阵干呕,我也有点怜香惜玉,赶忙把鸡巴从吕婧嘴里抽出来。

  吕婧呕了几下,又握住我的鸡巴,她已经决定要背叛自己的未婚夫,这根大鸡巴今天绝对不仅仅捅进她的嘴里,还要捅进吕婧的阴道里,反正今天吕婧的肉体一定要被我占有,这根大鸡巴就好好享受吧,想着,吕婧握着大家,又要往嘴里送,我拦住她,说,「吕婧,把裤子脱下来,我的鸡巴上全是刚才干张静时她的淫水,你要把我的鸡巴舔干净,你自己手淫给我看。」吕婧站起身,我看着她的脸,丑陋的脸庞上又泛起平时的表情,肿眼泡里游荡着淫荡的眼神。

  吕婧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她站起来背对着我,微微撅起屁股,把裤子优雅的脱下,然后翘起微粗的小腿,把裤子甩在地上,吕婧的皮肤雪白又细嫩,比张静还要白上很多,吕婧是典型的少妇,后背修长柔嫩,从胸部以下收紧,到腰肢已经很柔软,她的腰也就在2尺2左右。

  从后面看,腰肢两侧没有一点赘肉,修长的身形从腰肢收起,到了屁股又展开,形成非常完美的女性曲线,吕婧两瓣屁股雪白得发亮,张静的屁股是宽而略平的,吕婧肥美的屁股虽然没有张静宽,但却非常浑圆,两瓣臀丘非常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形成少妇特有的浑圆臀部,肥美的屁股下面是两条雪白的大腿,虽然没有张静的腿长,但却笔直而圆润。

  两条小腿比起一般女人来说要粗一些,但是吕婧的小腿并没有太多肌肉的感觉,而是平滑的形成粗肥的腿肚子,像白萝卜一样。

  吕婧的身上只有一条丁字裤,我看着雪白浑圆的大屁股上套着这条性感的内裤,后面仅有的一根布条嵌在深深的屁眼里,她转过身,吕婧毕竟已经是少妇,小腹稍稍有一些赘肉,而在小腹和腿间腹股沟的位置,像于娜的身体一样,肉感十足的身体形成两条肉缝,显得无比性感。

  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是隆起的阴阜,吕婧的阴阜比张静还要丰腴一些,高高的撑起内裤,内裤前面蕾丝的小三角根本遮挡不住她的下体,浓密的阴毛从内裤伸出,小小的三角布只遮盖住很小的部分,细窄的布条顺着阴阜下面的肉缝勒到她早已湿润的阴唇中间。

  吕婧做回到了沙发上,两条腿分开,一条腿搭在地上,另一条小腿蜷在沙发上,和大腿重叠,柔嫩的小腿肚子嫩肉被挤压得无比粗肥。吕婧把屁股往前挪了挪,握住我的鸡巴,张开嘴舔了起来,她把我的鸡巴用力吞下,然后慢慢送出,舌尖不停的在鸡巴上游走。

  一会,她又张开嘴,把我的鸡巴横着像吹口琴一样贴在嘴巴上伸出舌头舔着我鸡巴上张静阴道里留下的淫水,然后又伸出头张开嘴,把龟头含在嘴里,舌尖使劲搅动着我的龟头,手握着鸡巴不停的套弄着,吕婧说自己从来没有给男人口交过,我真的很惊讶,一阵阵快感从我的下体传出,有几次竟然要射了出去。

  吕婧在给我口交的同时,自己另一只手伸到了叉开的大腿中央,扒开了丁字裤,把细窄的布条分在阴唇的边上,然后伸出食指轻轻刮弄着自己的阴蒂,又用手掌揉搓着整个阴部。吕婧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手淫的技巧比起张静来可要好很多。

  吕婧一边给我口交一边手淫,渐渐的,她手里的幅度更大了,手指时不时伸进自己的阴道里,从我的角度虽然看不到,但依稀可以看到她下体手指中间两片非常厚长的阴唇,就像两条伸出的舌头一样缠绕在吕婧沾满淫水的手指间。

  在几个小时之前,我还对这个丑陋的女人没有兴趣,可是看到她雪白无暇的肉体,坚挺的乳房后翘的屁股和圆滑粗肥的小腿,一切都那幺的有女人味,吕婧的身体已经深深地吸引了我,我觉得要在她的上下洞里留下我的痕迹。

  此时吕婧另一条腿也蜷缩在沙发上,两条腿大大叉开,小腿和大腿都叠在一起,雪白的小脚蹬着沙发的边缘,两条粗肥小腿的嫩肉被挤开,显得更加粗肥,我对她说,「吕婧,你一边给我口交,一边自己手淫,看看咱俩谁先到。」吕婧此时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手指间飞速的在阴蒂上扫过,纤细的腰肢带动浑圆雪白的大屁股不停的扭动着,嘴里含含糊糊发出淫荡的叫声,我知道她已经起性了。听到我的话,吕婧点了点头,一张嘴,把我粗大的鸡巴又含进去一些。

  这时,吕婧的头也快速的前后运动着,我低头看着,吕婧丑陋的脸庞,肿眼泡的眼睛看着我,张开的嘴露出几颗黄牙,嘴唇翻起,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鸡巴上张静的淫水已经被吕婧的口水所代替,每次鸡巴的进出都带出很多口水来,嘴巴里吕婧的舌尖一遍遍的搅动着我的龟头,一阵阵快感传出。

  她的身子底下,原本坐着的都是张静被我干出的淫水,但吕婧毕竟是已婚的少妇,淫水更加泛滥,自己手淫时候淫水已经源源不断顺着屁眼流到了沙发上,吕婧被丈夫夜夜捅过的阴道显然比张静更耐用,自己的四根手指全部插进了阴道里,两片肥厚异常的小阴唇缠绕在手指上,她把手指使劲捅进自己的阴道里,然后上下抖动,随着就是浑身一阵颤抖,这样的快感来的非常猛烈。

  我一边看着身下吕婧这个丑陋的少妇给我含着鸡巴,另外把手伸到她的两条小腿上,吕婧的小腿白嫩异常,洁白的腿上没有一点毛,光滑而白皙,原本略显粗肥的小腿被挤出,小腿肚子显得又粗又白,比大腿还要粗一些。

  我揉捏着她的两条小腿,吕婧的小腿并不像朱老师那样的特别粗壮,也没有朱老师紧绷小腿那样的硬,而是软软的,像水球一样,加上她的小腿很粗,摸上去肉感十足而且非常柔滑。

  我享受着吕婧雪白粗肥的小腿,享受着她口交带给我的快感,更享受着吕婧手淫的刺激。

  吕婧自己手淫渐渐到了忘我的地步,握着我鸡巴的手伸到自己胸前,使劲揉着早已肿胀不已的乳房,两条雪白的肥腿叉开,另一只手在自己推荐飞速的抽动着,她的手上,阴唇上沾满淫水打成的白色泡沫,而更多淫水则流到了沙发上。

  吕婧雪白浑圆的屁股上沾满了自己的淫水吕婧用力的手淫者,四根手指塞到自己的阴道里飞速的抖动着,一阵阵快感传出,她长大嘴巴,高声的浪叫着,我也看着她淫荡的样子而忘我,扶着她的头,把大鸡巴像操屄一样疯狂的在吕婧嘴里抽插,而吕婧几乎把手伸到了自己的阴道里,不停抖动着,而纤细的腰肢带动浑圆雪白的大屁股随着快感的阵阵到来也疯狂的扭动着。

  我抱住她的头,鸡巴飞速的干着吕婧的嘴,她丑陋的脸庞竟然带着无比诱人的性感,吕婧的舌头飞速转动,我龟头一阵阵酥麻,我使劲一顶,整根鸡巴插了进去,顺着吕婧的嘴巴插到了她的嗓子眼了,吕婧一阵恶心,我赶忙拔出一点,使劲抽动几下,背部一麻,一股浓浓的精液都射进了吕婧的嘴巴里。

  几乎同时,吕婧的手使劲捅几下,然后拔出,手指在阴蒂上飞速的揉着,紧接着,她的屁股高高抬起,整只手按在了她的阴部,吕婧一阵阵抽搐,她也到了高潮。

  (E)

  我把鸡巴从吕婧的嘴里抽出,精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就在精液还在不停从龟头流出,就在吕婧的淫水还在从阴道里流出的时候,我握住鸡巴跪在吕婧的腿间,看着她那雪白光亮的浑圆大屁股,我也忍不住了,把鸡巴顶住吕婧褐色的阴部,使劲将鸡巴捅了进去。

  吕婧毕竟是经常性交的已婚少妇,而且刚才手淫实在太猛烈,她的阴道已经被撑开,鸡巴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吕婧高潮到来时大声的浪叫把张静吵醒,看到眼前景象简直不敢相信,刚才还是吕婧穿着衣服犹豫着,转眼间已经几乎全裸,半躺半坐在沙发上,嘴角不停流出精液,显然是刚才给曹少弼口交在她嘴巴里射了,而此时曹少弼竟然把鸡巴插进了吕婧的阴道里,疯狂的干着这个已经要结婚的少妇。

  吕婧刚刚到达高潮,嘴巴里的鸡巴一阵肿胀,然后一下下的收缩,感觉一股股黏黏的,有一点腥味的液体喷到自己的嘴里,以前从来没有给男人口交过的吕婧竟然被曹少弼口爆了,精液有一些被吕婧咽下去了,但还有更多流了出来,顺着嘴角流到了脖子上,流到了乳房上。

  吕婧还来不及感到恶心或者不适,阴道里还被阵阵紧缩的快感包围,突然感觉到阴道里被滚烫的东西顶了一下,然后整个下体充满了肿胀的快感,一根滚烫又粗又长的肉棍从阴道口滑进自己体内,霎时间,已经到来的高潮更加强烈,吕婧感觉到体内一阵阵强烈的紧缩。

  以前和男友做爱的时候,男友的小鸡巴填满不了自己,而且很短,而现在吕婧的阴道里被我的鸡巴胀得满满的,而且粗长的鸡巴深深插进吕婧的体内,我的鸡巴插进百分之80左右,感觉到龟头碰到了一个嫩嫩的肉壁,我使劲一顶,肉壁被捅开,一股吸力把我的鸡巴全都吸到吕婧的身体里。

  随着吕婧整个身体也无比猛烈的颤抖起来,她高声叫着:「曹少弼,你捅到我子宫里了,曹少弼,你捅得太深了,啊,从来没有过,啊。我不行了。」吕婧雪白的大屁股连同纤美的腰肢和真个洁白的肉体都在剧烈的扭动着,她紧紧抱着我,忘情的大声哭起来,使劲的哭,喜极而泣的哭。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幺粗壮的鸡巴插进自己的身体,自己阴道被捅透的强烈快感,她忘我歇斯底里的为着强烈前所未有的快感而失禁的哭泣,同时潜意识里也有作为快结婚的少妇,自己的阴道里竟然插进了别的男人的阴茎,一丝悲伤的感觉。

  吕婧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几乎每个被我干过的女人都会喷潮,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女人如此忘情的享受性爱带来的强烈快感,我看着吕婧哭泣着的不漂亮的脸在性感柔软而肥嫩的肉体映衬下竟然是如此的性感和妩媚,我也被感染了,一使劲,竟然抱住她,粗大的鸡巴在她阴道里肆意抽动。

  我顾不得刚刚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忘情的吻着吕婧,那张并不漂亮的圆脸竟然白嫩的让人疯狂,我双手使劲抓着吕婧不大不小坚挺的乳房,忘情的玩弄着,胯下的大鸡巴不知道控制的飞速转动,而整根鸡巴一全部插在她的阴道里,龟头嵌在她的子宫口中。

  吕婧一直沉浸在无比的快感当中,自己那空虚已久的阴道被大鸡巴撑得满满的,高潮一阵接着一阵,她的阴道一直处在痉挛当中,温暖而湿润又紧紧包裹着我的大鸡巴,我坐在沙发上,发疯一样干着吕婧,而吕婧白皙的肉体坐在我的身子上,更是发疯一样扭动自己的身体。

  我感觉到鸡巴一阵阵紧缩,同时吕婧的阴道也紧紧箍住我的鸡巴,我抓着她肥大的大屁股,使劲捏着她粗肥雪白柔软的小腿,使劲一顶,一股精液深深射进了吕婧的身体里,吕婧被我的精液的浓烈热度刺激到身体的深处,一股热流喷了出来,吕婧紧紧抱着我,大屁股飞速的坐着,仰起头,张开嘴巴大声的浪叫着,忘我的享受着强烈的高潮。

  一股浓浓的精液和喷薄而出的淫水汇集在阴道里,吕婧发了疯似的上下套弄着,大量淫水竟然顺着鸡巴喷射出来,她猛地从我身上站起,粗肥白嫩的小腿贴在我的脸上,湿漉漉的阴道对准我的脸,我看着粉红色张开口的阴道里喷出强烈的水流,全都浇在我的头上,我这时才真正看清吕婧的阴部。

  吕婧的阴部就是经常享受性生活的女人那样,阴唇被干得翻起来,雪白的大屁股中间是褐色的大阴唇,她的大阴唇很小,几乎没有隆起,但是阴毛却很多,此时整个阴毛贴在她的大腿根上,都是湿漉漉了,吕婧的小阴唇异常的肥大,像两片舌头一样从阴道里伸出,而且阴唇上皱褶很多,阴唇并不规则。

  此时别我干得两片阴唇大大分开,和阴毛一起贴在阴户上,而整个阴道都被我捅得完全张开,阴道口足有一元钱直径大小,里面粉红色的肉芽和肉摺不停的跳动着,淫水已经喷出,顺着阴道流出我粘稠的精液。

  我忘情的舔着她的小阴唇,把小阴唇含在嘴里,肥嫩又大的阴唇有很好的口感,忍不住时不时咬上几下。

  过了好一阵,吕婧一把搂着我,瘫在我身上,抱着我哭了起来:「曹少弼,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像是升天一样,我不行了,身体无比空虚,我未婚夫可能已经回家了,他哪知道自己未婚妻现在被另一个男人的鸡巴捅了,而且在身体里射精了。」「我抱着她,不要怕,没事的,过去就好了,现在回家吗?」吕婧此时哭着抱着我,像个惹人疼爱的小鸟依人,「曹少弼,你不会笑话我吧,我还想再从后面来一次,听说那样更爽。」我被征服了,在此之前都是我干女人好几次甚至干了好几个女人才会射精,只有这次,吕婧的投入让我兴奋的忘我把精液射在她身体里,竟然还要在后面。

  我说没问题,说着,我把吕婧放在沙发上,使劲分开她的大腿,吕婧整个身子雪白光滑,只有推荐一团黑色,我抓住她柔软粗肥的小腿,用手指分开她肥厚的阴唇,把鸡巴对准阴道口,轻轻一送,又捅了进去。

  她的阴唇贴在我的鸡巴上,两片褐色的大大的肉片紧紧包着我的鸡巴,我抱起吕婧站在地上,吕婧粗肥的小腿夹着我的腰上,我上下运动吕婧抱着我,我轻轻下蹲,吕婧伸出一只脚,然后另一只脚也下地。

  吕婧轻轻地转身,已经是厥着她雪白浑圆的大屁股背对着我,吕婧叉开两条肥腿,肉感十足的粗小腿站在地上,两只手伸向前面,扶着桌脚,大屁股使劲厥着。我的鸡巴始终插在吕婧的阴道里,她肥厚的阴唇让我的鸡巴感受到无比的美丽,只有阴唇肥大的女人才会带来这样的享受。

  吕婧扭过头跟我说:「曹少弼,看着我的大白屁股,使劲干我吧!」我把鸡巴使劲往前顶,然后双手抚摸着肉球一样的屁股蛋子,吕婧的屁股本来就浑圆而向后翘,现在厥着屁股,更说不出的性感,我扶着吕婧的大屁股,鸡巴又开始撞击着她的屁股蛋子,开始从后面干她。

  干了一会,我把鸡巴从吕婧的阴道里拔出,把鸡巴放在她的屁股蛋子上,欣赏着这个淫荡雪白的女人。吕婧伸出手臂搭在桌子上,头微微下垂,雪白的背部对着我,与纤细的腰肢形成女人美妙的曲线。

  吕婧轻轻扭动着浑圆的大屁股,吕婧觉得被胀满的阴道一下子空虚了,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我,「曹少弼,怎幺拔出来了?快塞进去。」说着扭着丰满的屁股,两瓣翘起的臀丘随着身体的摇动而晃动着。

  「骚货,让我看看你的肥屁股。」

  我把鸡巴放在吕婧大屁股上蹭着,又白又嫩的臀肉像装水的气球一样柔软,我用两只手轻轻的挤压,扒开她深深的屁眼,伸出手指按着吕婧的屁眼,吕婧「啊」的一声浪叫,菊花瓣一样的屁眼一下下的收缩。

  「曹少弼,干嘛呢?快捅我,下面难受着呢,快点。」说着,翘起一条粗肥的小腿,轻轻的踢我,大屁股继续在我眼前晃呀晃的。

  我把鸡巴对准她的屁股沟,轻轻一顶,松开手,两瓣肥嫩的臀肉夹紧我的鸡巴,我轻轻抱住吕婧的腰,轻轻的按下去,吕婧的大屁股厥得更高了,我握紧鸡巴往她的大腿中间游走,吕婧使劲叉开两条雪白的大腿,把自己的私处暴露在我面前。

  吕婧从腰肢到大屁股再到大腿,粗肥的小腿,都是那幺的白皙,只有两腿中间黑黑的,一团阴毛长在大腿根部,两片肥大无比的阴唇从阴道里伸出,阴唇上沾满了分泌出来的淫水,我把鸡巴顶在吕婧的阴道口,伸出两只手,用拇指和食指揪住她的阴唇,轻轻的往外拽,吕婧的阴唇被丈夫干得很黑,却又肥又嫩,我轻轻的拽着她的阴唇。

  身下吕婧又开始喘着粗气,低声呻吟着:「曹少弼,你拽我阴唇干嘛,快,快把鸡巴插进来,我里面痒死了。」我玩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