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那一锅麻油鸡(23)作者:家荣

那一锅麻油鸡(23)作者:家荣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字数:4690
前文链接:


               (二十三)

  爱怜地亲吻女友的唇瓣,随手拿了一件大衣盖在她身上后,我才起身走到另一张长形沙发旁。

  「小伟呀,小蝶真的很不错,不要辜负人家呀。」爸爸点了根菸,指着我说道。

  废话!

  我的女人不但帮你吹喇叭,还肯让你把鸡巴插进她的穴里……这么乖巧听话的媳妇上哪找?

  不过,静下心想想,我觉得自己的思维很奇怪!

  照常理来说,心爱女人的美穴被其他男人干了,我如果没有找那奸夫拼命,至少也该骂她「不知羞耻的贱女人」之类的话,然后跟她分手吧?

  问题是,从我知道女友被纹身师傅摸了胸部,到亲眼见到她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玷污,甚至她自己爆料跟亲弟弟发生性关系,如今她又在我面前,心甘情愿地帮爸爸口交,甚至献出了她的美穴给爸爸操干,而我竟只有莫名的醋意,以及那难以言喻地兴奋感……

  唔……难道我真的像妹妹所说那样,是个重度淫妻绿帽癖患者?

  想到这里,脑海又浮现了女友帮爸爸吹喇叭的画面,以及爸爸的肉棒,在她那紧窄的嫩穴进出时,像个淫娃荡妇般,说着让人羞於耳闻的淫声浪语,我不但没有戴绿帽的自觉与愤怒,反而觉得女友在其他男人的胯下婉转承欢,让我感到特别兴奋,甚至觉得娶妻就当娶这种──在床上能够放下一切矜持,配合我玩各种性戏的骚浪女人。

  唔……这到底是遗传基因作祟,还是爸爸太会掌控联谊气氛,抑或受到妈妈和妹妹的影响?

 ⊥在我杂念纷陈,纠结於自己是否有「重度淫妻癖」的问题时,耳边再次传来爸爸的声音:「小伟,小伟……黄政伟!」

  「啊!爸,什么事?」

  「我刚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进去!」

  我点头如捣蒜:「有有有。爸,你放心啦,我绝对不会辜负小蝶。」

  「嗯。」爸爸摁熄了菸头,指了指妈妈和妹妹:「接下来该怎么办?」
  「唔……」我用眼角余光瞄了女友一眼,却见她沁着莫名地笑意,朝我眨了眨眼。

  见女友完全没有吃醋的神色,我才放心地说:「爸,你的意思是?」

  「当然是交换呀!唔……你跟芸琪做,我跟小喵玩……呵呵……光用想的就觉得好刺激呀……」

  「爸,人家想先跟哥哥啦。」妹妹摇晃爸爸的手撒娇。

  「乖女儿呀,你这几天都跟哥哥在一起鬼混,你就让妈妈一下嘛。」妈妈以幽怨的语气说道。

  「喂喂喂,你们都要跟小伟玩,那我怎么办?」老爸阴沉着脸说道。

  「老公呀,要不……你边看我们玩边打手枪?」

  妈妈的话声未落,爸爸已经抬起手,狠狠地在妈妈屁股搧了一巴掌:「干!
  我又不是只喜欢看老婆被人干的绿帽奴!自己有女人不干,还在一旁边看边打手枪!?这像话吗!「

  此话一出,妈妈捂着屁股又叫又笑,而我和妹妹及女友,已经忍不住大笑起来。

  「干!别忘了,我才是一家之主好不好!」爸爸像讨不糖吃的霸道小孩,气呼呼地说:「我们玩黑白猜!先说好,只有男女配,别想叫我跟儿子搞基!」
  「噗~~哈哈哈~~老公~~你……这是你的『出柜』宣言吗?唔……跟你在一起二十多年了,我都没发现你有这方面的倾向。」

  此话一出,爸爸又狠狠搧打妈妈的屁股。

  「喔~~老公……拜託再多打几下,好舒服……」

  「哼!我偏不要!别啰嗦,快猜拳啦!」

  於是,我们三人在爸爸的强势要求下,只好跟他猜拳配对。

  「黑白猜,男生女生配!黑白猜,男生女生配…………」

  「哈哈,老公,你怎么老是跟儿子出一样的?难道这就是天意?」

  「干!少废话!」爸爸冷不防搧了我后脑勺一下,厉声警告我:「臭小子!
  你给我好好猜拳!再跟我出一样的,我直接拿按摩棒爆你菊花!「

  「爸,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

  「干!你敢爆老子的菊花?!」

  「呃……没有……我不敢……」

  接下来又猜了几次,爸爸还是如愿以偿地和妹妹配成对。

  妹妹对於这个结果非常不满意,於是就嘟着嘴说:「妈咪,小喵可不可以跟你换?」

  「不行!妈咪已经好几天没嚐到小伟的肉棒了,你就和爸爸先玩嘛。」
  「可是人家希望每天的第一次都给哥哥。」

  「黄小喵,请遵守游戏规则。」

  「哼!妈咪最讨厌了!都已经有老公了还跟人家抢!」

  「嘻嘻,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妈妈欣喜地挽着我的手臂,来到沙发一角,「小伟呀,过来让妈妈看看,看你的鸡鸡有没有被小蝶和小喵磨成绣花针?」
  「呃……妈……」

  我羞窘不已地看着妈妈张嘴含入我的肉棒,熟练地吞吐时,耳边也听到爸爸兴奋地说:「小喵呀,爸爸好久没帮你检查身体了,让我看你有没有变胖,咪咪有没有变大……」

  我抬头望向沙发另一头,只见爸爸一手搂着妹妹的柳腰坐在他的大腿上,另一只手则是不停地搓揉把玩妹妹的美乳,以及穿挂着乳头上的精緻乳环,而且还张嘴吸含舔弄另一边的乳房,而妹妹则是闭着眼睛嘟嚷着:「爸,你好粗鲁,拜託你轻一点啦……这样咪咪会玩……玩坏掉……喔……」

  话虽如此,可是我看妹妹并没有流露出排斥或不悦的神色,她只是仰着头,闭着眼睛,任由爸爸狎玩她的身体。

 〈着妹妹在爸爸的玩弄下,逐渐发出了舒爽的喘吟,不知怎么地,我的心里虽然一开始感到心疼酸楚,但看到妹妹已经发情的骚浪模样,那股莫名纠结的情绪,渐渐化成了莫名地兴奋,加上妈妈卖力舔弄着我那尚末射精的肉棒,我的欲火就像一点火星喷进汽油桶里般,轰地瞬间升腾起来。

  管早就知道爸爸和妹妹有一腿,然而再精彩的文字或口述,或是自行脑补各种淫靡的画面,都没有身历其境来得震憾。

  尤其是爸爸玩弄挑逗妹妹一会儿,问她:「想不想要?」,而妹妹则是闭着眼睛,边喘气边点头,说出:「想要……爸爸的……肉棒」,并且主动握住了他那已经硬挺的鸡巴,对准湿漉漉的蜜穴缓缓坐下时,那股难以言喻地纠结複杂情绪,全部转为莫名地兴奋,以至於我立即拉起了正帮我口交的妈妈,将她推倒在沙发上,随即扶着肉棒,狠狠地插入了她那湿濡不堪的骚穴里,大开大阖地狂抽猛送起来。

  「喔~~小伟……大鸡巴儿子……你的鸡鸡又粗又硬……把妈妈的淫穴撑得好开……唔……喔……好胀……好满足……」

 〈到妈妈在我粗暴的攻势下,发出骚浪的淫语,我的情欲一时间变得更加亢奋;边挺动下半身,边瞄了爸爸那里一眼,发现他也边干妹妹边望向我这里。
 〈到爸爸那兴奋,满足,又带些挑衅意味的目光,我一扫刚涌起地尴尬,更加卖力地挺动下半身,而且还示威似地,伸出手搧打妈妈的屁股。

  爸爸见状,立即拍了妹妹的屁股一下,示意她起身,然后要求她趴跪在沙发上,而爸爸则是从后面边干妹妹,边用力搧打妹妹的屁股。

  「啊──爸……好痛……喔……呜……呜……」

  「嘿嘿,小喵呀,在哥哥面前被爸爸干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唔……哥……小喵……觉得好羞耻……你不要那么认真干妈妈啦!呜……
  人家……人家好想给哥哥干……帮哥哥生孩子……「

  「爸爸不好吗?」

  「唔……爸爸的棒棒没有哥哥硬……啊──爸……不要打啦!很痛呐!」
  「干!你竟然说爸爸的肉棒不够硬!」

  「呜……本来就是嘛……」

  正在承受我有如狂风骤雨般摧残蹂躏的妈妈,听到妹妹的『实话』后,竟忍不住笑了出来。

  「噗~~喔……老公……你……唔……虽然小喵嫌弃你,但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棒,最厉害的主人唷……喔……小伟……再用力一点……真爽……用力打妈妈的屁股……喔……就是这样……啊……要到了……小蝶……过来吃妈咪的奶奶……」

  女友听到这句话,则是红着脸起身,走到妈妈旁边跪下,边搓揉妈妈的乳房边吸吮啃咬起来。

  「唔……妈,感觉好奇怪……会不会痛?」

  「不会啦!这两个孩子小时候吸得才用力呢!喔……对……另一边也要……
  喔……好舒服……好刺激……啊……到……到了……「

  随着话落,只见妈妈紧抱着女友的头,闭着眼睛发出急促地喘息声,而屁股仍不停地扭动,迎合我的抽插。

  等到妈妈松开了手,女友则是涨红着脸,臊羞地看着我,而我则是主动把嘴凑了上去,与她热吻起来。

  「唔……老公……这种联谊真的好刺激……唔……我又想要了……」

  我将妈妈的美腿扛在肩膀,慢慢挺动下半身,边搓揉妈妈的美乳边说:「老婆,你愈来愈淫荡了……唔……我想看你和爸爸做爱……可以吗?」

  「唔……你不吃醋?」

  「怎么可能!去吧,让爸爸把精液射在你的骚穴里……」

  「可是爸和小喵还没结束……」

  话刚说完,爸爸已经急不可耐地抽出肉棒,说:「好媳妇……快过来,让爸爸好好欣赏你背后的纹身……」

  女友看了我一眼,而我先亲了女友一下,接着轻拍她的屁股一下:「去吧,今天就好好放纵自己。」

  此话一出,只见女友回吻我一下,然后臊羞地走到爸爸那边,而妹妹早已起身让出了位置,并且在女友跪趴在沙发上,让爸爸从后面进入后,便立即走到我这边,跟妈妈说:「妈咪,你已经到过了,换人家跟哥哥啦!」

  「等……等一下……妈妈又快到了……喔……儿子……再快一点……啊啊…
  …啊……到了……好爽……大鸡巴儿子真棒……比你爸爸还厉害……「
  「干!不要脸的贱母狗!刚才还说我很棒,现在又说儿子比我厉害!小蝶,你说,谁比较厉害?」

  「唔……爸……政伟真的比较大又比较硬……」

  「干!那跟你爸比呢?」

  女友听到这句话脸色倏地一变,过了片刻后,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唔……
  那天……我太害怕……所以没感觉……呜……爸……老公……对不起……我是不知羞耻的贱女人……「

  「啊!对不起……好媳妇,我不应该提起这件事……乖……」

  「爸……你……你打我好不好?」

  「呃……可以吗?」

  女友点点头:「我觉得,这样我的心里说不定会好过一点……」

  「那……」爸爸立即举起手,用力在女友的屁股狠搧了一下。

  「啊~~好痛……可是……好奇怪……我觉得心情好多了……爸,为什么会这样?」

  「嘿嘿,那就表示你是极品性奴呀!喔……你背后的纹身真好看,还有屁股上的彩蝶……唔……当初怎么会想在屁股纹这个?」

  「唔……阿德师傅那时说,店里正好有买大送小的优惠专案,就问我要不要把它纹在屁股上?唔……妈妈和小喵也是这样吗?」

  只见爸爸皱着眉头,边干边说:「我不晓得……」

  妹妹听了,忽然沁着古怪的笑意说:「唔……其实是……因为小喵已经是店里的VIP客户……而你又是我介绍的,所以他们才会给你那些优惠……」
  「原来如此……唔……爸……我有感觉了……你……你可不可以嗯……再多打我几下?」

  听到女友的请求,爸爸更是兴奋得毫不留手地左右开弓,用力搧打女友的屁股,边粗暴地在女友的蜜穴里狂抽猛送;没多久,女友就在爸爸如此粗暴的对待下,竟被干到了潮吹。

  当爸爸看到女友的下体,喷出了一股股的透明津液后,则是更加兴奋地快速抽插几十下后,就紧扣着女友的柳腰低吼一声,然后就动也不动地趴在她的背后,神色满足地喘息着。

 〈到女友回过神后,竟然主动地转过身跪在爸爸的两腿之间,用嘴巴帮他清理肉棒上的残精,使得正在妈妈身上卖力耕耘的我,兴奋得忍不住将精液全部射进了妈妈温暖又湿滑的浪穴里。

  「喔……小伟……你的精液好热……好舒服……」

  妹妹听到这句话,立即嘟起了小嘴,气呼呼地说:「吼!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啦!人家还没爽到呢。」

  「对不起啦,因为太刺激了,所以没忍住……」

  「不管,你要补偿人家……」

  随着话落,妹妹立即握住了还流淌着残精的半硬肉棒,毫不犹豫地将它含进嘴里,卖力地吸舔起来,直到它又再次硬挺后,便将我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扶着肉棒,对准穿了六个阴唇环,而且还流着淫水的穴口,缓缓坐了下去,疯狂地扭动起腰肢,同时发出了悦耳销魂的娇吟。

 ⊥这样,我们五人就在这宽敞的包厢里,毫无顾忌地玩着荒淫的群P兼乱伦性戏,直到爸爸的肉棒再也硬不起来,才结束我们家族第一次的换伴联谊。
               (待续)